• 目录
  • 营业对象他变了 第100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他微微离开,用只有他们这个距离才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萧怀珂……”

      “嘘。”话未说完,萧怀珂就打断了他,示意他不要破坏了此刻的氛围,继续他方才的动作。

      张慕卿握着萧怀珂的手,将他的手缓缓带到自己的心口,说:

      “我爱你。”

      “我肖想你很久了,萧怀珂。”

      “你可以给我更多吗?忘掉你的职业,此时此刻,只做萧怀珂,给我更多,可以吗?”

    第五十三章 另一个版本

      张慕卿醒来时,发现自己正蜷缩在沙发上,身上裹着萧怀珂的大衣。茶几被人收拾得干干净净,只剩了两个肉包子在,自己的脸上也干干净净。

      他觉得嘴巴有点肿。

      张慕卿心情不佳地拧着眉头,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。

      他记得昨晚当他情难自已,要去解开那条西装裤的扣子时,对方颤颤巍巍地抓住他。

      再然后呢?

      “我们已经很危险了……”他说。

      “萧怀珂……”

      “到这一步,可以了。”

      “可你的心分明不想止步于此。你分明也喜欢我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“为什么不承认?说喜欢我是那么困难的一件事么?你分明也在肖想我。”

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为什么不承认?

      萧怀珂沉默地深埋着头。鼻尖全是张慕卿脖颈反弹回来的气息。

      他想说“是啊,我肖想你很久了。”

      他想说“我嫉妒一切可以自然包裹你的事物,阳光,月光,风。我讨厌你和施承勋说话,讨厌你管晨星哥叫星星。”

      他想说“我现在就想侵占你,现在,就在这里,立刻,马上,狠狠地。”

      一丝残存的理智告诉他:“你想,可是你不能。”

      他怎么能呢?

      fantasy怎么办?

      相比于“我想和你在一起”,他更想说“我不愿意你为我受委屈”。

      别以为很多人嗑CP,就能代表大众对这种事情的认可,更别说是同队队友。

      他没勇气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他一起承受这些。

      他就是懦夫,怎么了,不行么?

      眼前的人那么好,他凭什么得到呢?

      “怀珂。”

      长久得不到回应,张慕卿忍不住试探出声。

      这份沉寂太可怕了。

      方才燃烧起来的刺激褪去,张慕卿才觉得这份长时间的沉默太不对劲。他害怕怀里的人推开他,他甚至预料到了听到萧怀珂说“不,我不喜欢你,我不喜欢男生”的话。

      最终萧怀珂还是没说话,只吻了他彻夜。

      收住回忆,张慕卿呆呆地摸了两下自己的下唇,果不其然,嘴巴已经被吮到充血。那上面好像还残留着萧怀珂的湿润。

      垂着眼睑,身上那件大衣闯入眼帘。张慕卿低着下巴,深深地吸了一口那衣服上的味道。

      “如果你死在舞台上,我会为你立冢”——算了,他好像一直不相信这句话。

      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,张慕卿决定先看萧怀珂是什么反应。结果后者跟往常一样,包子照常给他买,话照常和他说,见他阴郁一张脸,还能过来逗他开心,仿佛那晚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      张慕卿好几次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得到萧怀珂想出了病——甚至怀疑自己那张红肿的唇是自己喝饮料喝肿的。

      只是手中萧怀珂给他新买的大衣,又从一个侧面证明那件事确确实实发生了——他那件羽绒服已经报废了,除了后背沾上一大片的污秽之外,还因为萧怀珂太过忘情,而把羽绒服活生生地抠出了一个洞。

      羽绒服,扣出了一个洞,可想而知那晚萧怀珂是什么样的。

      那份颤抖、青涩又急不可耐、永不满足的嘴巴运动,不正好解释了张慕卿的嘴为什么能肿成香肠么?

      也是这份没什么技巧却很缠绵的亲吻,才能让他按捺不住自己,连带全身都发生感应,最后穿在最内里的小裤子可耻地脏了一片。

      看看当成员一脸惊奇地问起张慕卿嘴为什么肿了的时候,萧怀珂那红得可疑的耳朵吧。

      张慕卿登时有了种报复的感觉,直勾勾地盯着萧怀珂回答:“怀珂,你帮我告诉他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