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营业对象他变了 第132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张慕卿刚要催促他快点说,刚张嘴,房门突然“砰”的一声——两人闻声望去,就见孙浩俊站在门口,已经泪流满面。

      孙浩俊似乎微微惊讶于两人的互动,一下子楞了楞神。

      萧怀珂连忙收回手,忙道:“怎么了,浩俊哥?”

      孙浩俊哭着扑上来,在张慕卿的另一边坐下,靠在张慕卿的肩头呜呜地哭着,道:“刘晓……刘晓……”

      张慕卿还在拼命在脑海里回忆刘晓这个名字什么时候出现过,萧怀珂已经观察了孙浩俊一番,发现他手里攥着一张白色的信封,那信封的一角已经被揉得皱皱巴巴。

      看那上面的金色玫瑰花纹,又听得浩俊哥嘴里念叨的名字,萧怀珂已经猜到了大概,默默地伸手拿过了床头的纸巾盒递了过去,随即起身,悄无声息地离开房间,给他们两个带上了门。

    第六十九章 “我爱起一个人来很疯的”

      张慕卿手忙脚乱地抽了几张纸巾给孙浩俊擦眼泪,他最不擅长去应付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人,只能无用地拍着孙浩俊的肩膀,等到他哭过了一阵儿,稍微平静了一下,张慕卿才柔声问:

      “刘晓怎么了?”

      孙浩俊深呼吸了几口气,离了张慕卿的肩头,举起了那白色的信封。张慕卿拿来一看,只见那上面用隶书字体写道:

      “送呈孙浩俊先生台启,谨定于20xx年公历x月x日,农历x月x日,为何俊、刘晓举行结婚典礼,敬备筵席……”

      张慕卿内心一沉,无言地揽过孙浩俊的肩头。

      自己喜欢的女生,终究变成了别人的新娘,换成是张慕卿他自己,恐怕只会比孙浩俊更加失态。

      张慕卿又看了一眼那时间,婚期在下个月,那时候fantasy全员在J国。好在上天并非那么残忍,还能让孙浩俊找借口缺席这场婚礼。

      “哥……”

      张慕卿正自顾地想着,听得孙浩俊带着哭腔叫他。

      “浩俊啊,我们下个月在J国呢。”

      “嗯……但我还是想抽空去一趟。”

      “诶?确定么?两国来回不说,你……”张慕卿惊讶,想到孙浩俊眼睁睁看着刘晓走向另一个男人的样子,他的心里也跟着难受。

      孙浩俊点点头,眼角还时不时地有泪珠凝聚:“我想去,我想看她穿上婚纱的样子,一定很漂亮,很漂亮……”说着,孙浩俊的眼神都变得温柔起来。其实他根本想象不出刘晓穿起婚纱来会是什么样子,但是他知道,刘晓一定非常非常漂亮。

      “我也想去看看,能够被她选择的男生,究竟是什么样子。”

      张慕卿听了这话,心里越发跟着难受。换作是以前的他,现在应该会叫孙浩俊约刘晓出来,大不了,就让孙浩俊去抢婚,男有情女有意,为什么不在一起?为什么要互相折磨?但是现在他不会。两年的相处,让他知道孙浩俊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地去掩埋自己的感情,也让他明白,很多时候,并不是喜欢就可以在一起,而且错过了那个时间,也就永远错过了。

      又听得孙浩俊问他:“哥,你说我该去么?是你的话,你会去么?”

      这问题倒是把张慕卿问住了。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也没考虑过这样的事情,现在这么一说,有不免设想了一下自己和萧怀珂的情况,想到若是萧怀珂请他喝喜酒……

      “去,我不仅去,我还要抢婚,我得帮他绑回来,把他藏在十万大山里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的地方,让他永远和我在一起。即使他恨我。”

      一想到那个场景,张慕卿有种要疯了的感觉。

      他才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在一起,虽然他当初是那么说的,说会一直陪伴着萧怀珂,要是萧怀珂真不喜欢他,不选择他,那他也会放弃——现在他光是想想都接受不了,颇有一种明知强扭的瓜不甜,却还要强扭着,还要咬上一口的感觉。

      见孙浩俊泪眼婆娑地望着自己,似乎是被他说得有点心动了,张慕卿忙道:“当然,你不可以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?”

      “我爱起一个人来很疯的,在我眼里,没有什么比和我爱的人在一起更重要,但是你不同。浩俊,我觉得你不应该去,一是因为你去了自己会难受,二是……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。人们说相爱的形式有很多,相忘于江湖就是一种。如果你觉得即使到了最后了,可以不那么残忍的对待她,那倒不必那么想,因为那么多年,你拒绝她那么多次,已经残忍了那么久,又何必在最后再给她这样的柔情呢?她就算恨你,怪你,也好过一边和别的男人组建家庭,一边挂念着你。”

      听了张慕卿的话,孙浩俊又抑制不住地呜咽起来,哭得肩膀一抽一抽的,觉得终究还是辜负了刘晓。但他又觉得张慕卿说得对,都辜负那么多年了。

      到底是头一次这么喜欢一个女生,孙浩俊攥着那请柬,在张慕卿的肩头哭了彻夜,天一亮,就顶着两只红肿的眼睛,和成员乘上了去往J国的飞机,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。在忙碌的行程里,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,刘晓婚礼的那天,fantasy明明没有行程,孙浩俊到底还是忍住了没去。

      张慕卿原本还预计着要带孙浩俊出去散散心,或者组局逗孙浩俊开心,然而那天孙浩俊将自己锁在酒店房间里,让同房的裴均到萧怀珂和张慕卿的房间里凑合一夜。裴均还纳闷他为什么情绪低落,张慕卿没给他机会多做探究,带着他和萧怀珂开局玩了一晚上的斗地主,末了,还和萧怀珂拱得裴均输光了家底。

      至于萧怀珂说要和张慕卿说的事,终究还是被这样那样的事情耽搁了。两人忙得甚至连日常的交流都变少了,更别说是一样严肃的谈话。

      眨眼就到了要回归的时节。这次再回国时,机场已经围聚了很多记者,涌上来簇拥着成员们,尤其是萧怀珂,很多人都想探得萧怀珂的口风,譬如新专辑的风格,选曲,选角等等。

      fantasy全员在一大群保镖的保护下,飞快地从机场出来,现场极其拥挤和嘈杂,粉丝推着记者,记者推着保镖,保镖以一当十。还有不少狂热的粉丝一边举着长枪短炮,一边想和成员们握手,或者挥舞着信件想要成员接住。不断的推搡拥挤之间,张慕卿只顾埋头走着,不曾想混乱中被记者的相机砸到了,脚下一个踉跄,要摔不摔的,好在他弯下腰及时刹住了,只是这一电光火石之间,人群已经扑了上来,推得他东倒西歪了两下,噗的一声倒地。

      人群太过激动,一下子刹不住脚,慌乱中也不知道是谁踩到了张慕卿的手,而且不是踩一下,是在他手背上结结实实地辗了几下,像踩灭烟头那样的旋转着脚尖,接着又有不同的脚踩了过来。

      嘈杂的人群中听得萧怀珂一声怒吼:“都给我停住!”

      张慕卿吃痛不已,趴在地上眉头紧锁,又被人扶起,抬头一看,萧怀珂已经捧起他的手给他擦掉了手背上的污秽,见得那白皙的手背又红又黑,即使隔着墨镜,张慕卿也能猜到萧怀珂此刻要吃人的眼神。

      人群唏嘘一片,才发现刚才倒下的是张慕卿。

      萧怀珂的拇指又轻轻地摩挲着张慕卿的额角,那上面被敲出了一个小红点。

      “别围过来了,都退后。”萧怀珂愠怒。

      张慕卿听得那快门声响得密集,暗自担心他的语气会惹怒媒体,忙扯了他的衣角,说:“我没事。”

      萧怀珂抿紧唇,拉着张慕卿向机场外走去。那凛冽的气场震得周围的人不敢再那么狂热地围上来。人群依旧拥挤,张慕卿低着头,快步地跟着萧怀珂的步伐,只感到自己得肩膀被一只大手温暖而用力的握着,另一边的肩膀紧靠在某块坚实的、壮硕的胸膛。

      奇怪的很,张慕卿在这样嘈杂的环境中,对那温暖的力量的感受却越发的清晰。像是躲进了一处城堡,任外面的世界喧嚣一片,他只觉得耳边是静的,被一股可靠的力量包围着、保护着。

      热闹的人群之后,站着许言旻。墨镜遮挡了他火热的目光。

      明明一年前还是他和自己的队员是被簇拥的角色。他也曾享受过这样盛大的接机的场面。

      许言旻的胸膛开始明显的起伏,望着那远去的人群,许言旻掏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:“他们回国了,新公司的地址我再发给你,记住我和你说好的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