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营业对象他变了 第133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新专辑的录制工作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。搬进新公司之后,不仅是萧怀珂的个人工作室的门升级了,录音室的门也需要通过人脸识别才可以打开。这次专辑依旧由萧怀珂操刀制作,在J国那么久,萧怀珂已经在音乐创作和唱法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。成员们在一场场路演中打磨出来的唱功也越发精进,萧怀珂写歌的时候,可谓是野心满满,所以在讲解歌曲情感之前,萧怀珂言简意赅:

      “我就是冲着大赏去的,最佳男团今年非我们莫属。”

     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惹来几个哥哥们的起哄。别的不说,萧怀珂现在可是学到了张慕卿的狂傲。

      不过成员们心里也是渴望着拿下最佳男团的,只是心里想想,却不敢讲出来,现在队长都发话了,成员们士气高涨,个个打了鸡血似的,进了录音室,不用等萧怀珂叫停指导,成员们自己说“再来一遍吧,这次不是很好”。

      张慕卿也没有白费那么多课程,rap的技巧已经熟练掌握了,萧怀珂也只是在情感上做做指导。这次主打的歌曲,张慕卿和萧怀珂会有一大段的和声,也不知道萧怀珂是什么时候发现两人的声线可以契合的,最后出来的效果相当棒,张慕卿和萧怀珂的声音,一个左声道,一个右声道,像螺旋的两根链条,穿插全曲的副歌,交织出一段killingpart,最后轻轻柔柔地收束全曲,余音绕梁。

    第七十章 “但我有喜欢的人了”

      张慕卿一边忙碌着回归的工作,一边抽出时间来联系张力。他已经很久联系不上张力了,直觉告诉他,张力并非去旅游或者去其他地方享乐了——那么就得不到回应,看起来张力是在有意避开他。

      萧怀珂也会间歇地避开张慕卿去接电话,每次聊电话的时候总是神色严肃,只是说过两三句之后又会挂断,倒像是一个老板在吩咐下属做事。

      两人各怀心事,张慕卿内心总是不安,却怎么都要忍住,不想让萧怀珂知道张力的事,又无处消解内心的郁闷,只好把施承勋约出来喝酒。两人在网络上保持着联系,很长时间不见,施承勋又换了一个新的造型,看起来很可爱。

      刚落座,张慕卿就忍不住调侃一句:“许久不见,你怎么走起了季冥的风格?”

      施承勋笑笑:“人老了嘛,装嫩。”

      “那不叫老,那是长大,成熟。”张慕卿熟练地给他倒酒,“你说老了,那我不也是嘛!”

      “别,你才是长大、成熟。先祝贺你们fantasy走上花路!”

      “谢谢。也祝你们stay人气长虹?”

      两个酒杯碰在一起,又各自分开。

      施承勋又说:“七色花今天也发新闻稿了,这次回归,你们可是正撞上回归期啊!粉丝现在正撕得热闹呢!”

      “哼,那是他们家粉丝自己在舞,我在直播里说了,我家粉丝很高贵的,不是什么人都能高攀的,别下场和人家搞得泼妇骂街似的,活成一个脑残粉的样子。”张慕卿顿了顿,又说,“诶,stay年中回归的时候,我可是买了专辑了的啊,这次fantasy和七色花撞上,你不表示表示?”

      “表示,表示,我买一卡车!送你们上年专!”

      “你说的啊!杨哥每次都会关注各种数据的,到时清点下来,要是没有一卡车,我要你好看!”

      “你尽管点,我亲自给你拍下认证照,绝对一张不少。不过,其实有没有我这一卡车,都不影响你们fantasy的年专。这次虽然和七色花撞上,可fantasy已经今非昔比了的。那些分猪肉的一些颁奖礼,fantasy不去也罢。”

      “呐!这话可不是我说的哦,要是以后有人爆料,说我拉踩,你可得出来承认啊!”

      “实话实说嘛!你或许可以期待一下最佳男团什么的,现在fantasty在J国也越来越有名,全球的粉丝都不会让你们白白去一趟颁奖礼。”

      “借你吉言。”

      “那是当然啦,你看,现在和你喝个酒都不容易,大白天的,你怎么能抽出空来?”

      “刚录完最后一首歌啊,我也很久没出来放松了。回归后会更加忙,只能趁现在还能休息休息,约你出来咯,你不也老控诉我抛下了你这个酒友嘛!”

      “那今天可别急着走。不过,你自己注意点保护嗓子啊,省得伤你了你的嗓子,萧怀珂又得过来找我了。”

      “怎么,听你这话,萧怀珂之前找过你?”

      “嗯,在线上给我发消息,很体恤地提醒我要注意保护嗓子,喝酒要有节制——打着关心前辈的旗号,实际上是想说我带坏了他的好哥哥。”

      张慕卿一提起萧怀珂,就忍俊不禁:“他是怕我再喝醉了到处打架,还得为我收拾烂摊子呢。”

      施承勋蓦然有种被酸到的感觉:“你和他的感情真是相当的好。”

      “嗯……好兄弟。”

      “是吗?我看不像。”

      “那像什么?”

      “说真的,你可以偷偷告诉我,你们是不是在一起了?”

      “没有。为什么会那么觉得?我现在和他解绑了呀,哭死了一大片嚣张姐妹,你不知道吗?”

      “那是镜头前的,我才不信镜头前的东西。你们俩私下天天黏在一起不是吗?”

      “队友啊,当然在一起。”

      听着张慕卿虚假的回应,施承勋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    “你们要是真在一起,那倒好了。”

      张慕卿不解:“为什么那么说?”

      “我和我家忙内就不用化身列文虎克,去分析你俩的感情生活了。”施承勋轻轻地叹了口气,倒也坦荡大方,“你不是不知道吧,我曾经对你有好感的。季冥喜欢怀珂。”

      “我知道。”

      张慕卿好歹也是见惯了这些事的人,一个眼神过来,他就能猜到了。原本他应该离施承勋远些的,至少不该让人家摸不着却又看得见,但是施承勋的分寸拿捏得很好,人又和善,又和他有相同的兴趣,倒是难得的朋友,于是张慕卿也不戳破,一切顺着施承勋的感觉走,施承勋不挑明,他就装作不知道这回事。

      至于季冥,不需多说。

      今天听得施承勋坦然地讲了出来,张慕卿也没多大意外。

      不过,施承勋的用语是“曾经”“有好感”。

      “现在没有了吗?”张慕卿好笑道,难不成是他和萧怀珂太亲密,反倒惹得施承勋讨厌了?

      “有啊,不过不是那种好感了。从见到怀珂为你绑鞋带那时候开始,我就知道我和你根本没戏了。拿季冥的话说,你俩对视的时候,好像有一层结界似的,所有人都融不进去。那感觉,不是什么队友情能解释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