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营业对象他变了 第140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候机的时候,萧怀珂也在直播间和裴均连线,一起安抚了粉丝的情绪。公司发出的通稿还没解释回归延迟的原因,两人也只说是后期制作出了小小的问题,会尽快敲定后续回归的时间,让大家不必担心,更加不要盲目听信传闻。

      差不多处理好之后,萧怀珂终于搭乘了回国的飞机。

    第七十四章 我是张慕卿

      张慕卿睁着眼睛到天亮,彻夜渗透的寒意,已经让他浑身冰凉得发抖。他不断摸着那手绳,目光却始终找不到落点。

      事情那么严重,想来萧怀珂已经知道了。算起来,萧怀珂应该也该回到国内了。

      张慕卿在心里排练很多次措辞,他在想见到萧怀珂的时候要怎么说。

      萧怀珂会信任他吗?会怀疑音源是他泄露的吗?

      “不会的。”

      脑海里自动地跳出这三个字。

      然而等到太阳斜斜地挂在天穹,办公室的门被打开,萧怀珂风尘仆仆地立在门口时,张慕卿一抬头,看见他,条件反射似的向他奔过去。

      又在离他半臂距离的地方刹住了脚步。

      “不是我……你信我,真的不是我……”

      张慕卿刚一开口,满嘴的苦涩,眼泪随着第一个音节飞出。

      他迫切地望着萧怀珂,望着他嘴边的胡茬,望着他湖水一样的眼睛。

      张慕卿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人反复揉搓,血淋淋,而他就眼睁睁看着那人高举着他的心,等待宣判似的,等待那颗心的宿命。

      张慕卿看见萧怀珂的喉头动了动,随即感到手里一阵温暖,原来是两个肉包子和一杯豆浆塞到了他手里。

      他现在才不想要什么肉包子,他只想要萧怀珂信他。

      “不是我,怀珂……真的不是我……”

      萧怀珂已经脱了身上的牛仔外套,扬手为他披在肩上。

      拉着那衣领,萧怀珂借用衣服拉得张慕卿的身子动了动,动作一顿,在张慕卿的泪珠夺眶而出的同时,萧怀珂稍一用力,用衣服将张慕卿带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      靠到那副胸膛的刹那,张慕卿低低地呜咽起来。

      可以了,就这一个动作,已经很足够。

      萧怀珂用力地怀抱着张慕卿,听他抽噎着呢喃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      李社长站在萧怀珂身后,看着拥抱在一起的这两个人,一时之间竟融不进他们的世界里。

      处于一种商人的本能,李社长觉得这两大摇钱树,从根本上已经发生了变化。

      他忽然想起前段时间,这两个人是怎么在两个大老板面前默契地说出了“动我可以,动他不行”,又想起昨晚萧怀珂一听说这件事后,不假思索地说“绝对不是他做的”。李社长想了一晚上也想不明白,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是存在了多少他不知道的事情,怎么就会那么坚定地选择相信彼此,没有一丝迟疑。

      萧怀珂轻轻地顺了顺张慕卿的后脑勺的发丝,其实也没有抱多久,就把张慕卿松开了,柔声道:“先吃点东西?不够的话我带你出去吃好么?”

      张慕卿却有更为着急解释的事情:“我有话要和你说。”

      “嗯。”萧怀珂轻轻地点点头,仿佛早就料到了张慕卿会说什么内容。他扶着张慕卿重新坐到沙发上,这才转身请社长进来。

      萧怀珂说:“你想把成员们叫来么?还是我们稍后再决定是否告诉成员?”

      张慕卿说:“叫来吧,我怕再耽误,我就没了勇气再告诉他们。”

      萧怀珂点点头,转身和社长又说了句话,打了电话让成员和杨帆一起过来。

      社长办公室里,鲜少会像今天这样拥挤。

      张慕卿和萧怀珂并肩坐着,那两个肉包子是萧怀珂一点点撕下来喂了张慕卿吃掉的,吃了些食物垫着肚子,仿佛自己的胆子也变得大了许多。再次和成员们面对面的时候,因着有萧怀珂在自己身边,张慕卿还是能够正襟危坐着,率先挑起了话头:

      “音源泄露的事情,真不是我干的,我之前不说,是因为我根本答不上来录音室里发生的事。因为我根本不是录像上的那个人。我不是张力。”

      李社长表示很头疼——又来了又来了,这几个句子他都能听得出来,但他就是听不懂什么意思。

      成员和杨帆也是那么想的。

      “我不是张力,我是张慕卿。”

     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,最终大家一致望向李社长,让李社长问话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    萧怀珂接过了话:“是我的责任。其实当年在医院里,我最先发现……搜救队救回来的不是张力,但是……当时为了应付年末的舞台,我把张慕卿带了回来,让他顶替张力一段时间。没想到过年之后,公司要我和他上节目去,我也想借机会去扭转一下fantasy的形象,所以,就一直到现在了。”

      众人石化,一下子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消化这个消息。

      “那……那张力他……?”

      张慕卿说:“张力前段时间找到了我。”

      这话一出,就连萧怀珂也都吃了一惊。张慕卿转头一脸抱歉地望着萧怀珂:“对不起,我一直在瞒着你。”

      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
      “大概,半年前。之前我送你去机场,等你进了安检口,张力过来找我。这段时间我一直没能联系上他,然后就……出了这样的事。”

      “那就是说,监控里的那个是真的张力?!他来盗我们的音源?!”孙浩俊喊道,“妈的!这家伙要死不死的,怎么……真是老鼠屎一样的存在!”

      “浩俊!注意言辞。”李社长拍了拍孙浩俊的膝盖,让孙浩俊注意点,转头看向挨着坐的两人,这才发现萧怀珂眉头紧锁,却半天没有说话,看来是萧怀珂发现了什么不妥的地方,便问,“怀珂,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