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营业对象他变了 第175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箫怀珂忍俊不禁,张慕卿杀了一记眼刀过来,又扫向张溪筠,似乎准备布置暗杀计划。张溪筠直接扭过头去,避开他的视线,又从箫怀珂手里叼了块零食,跑回自己的狗窝。

      “这小丫头片子!”张慕卿愤愤地说。

      箫怀珂乐呵呵地望着他:“想吃什么,我给你煮。”

      一副乖巧狗狗的模样,让张慕卿忍不住在心里拉踩了张溪筠一把:看到没!这才是乖狗狗!

      远在狗窝里的张溪筠汪了一声,表示:勿cue。

      哟呵!还能回应?!——张慕卿愤愤第回头望向客厅,箫怀珂笑了,说:

      “我们家公主脾气正随你。”

      “谢邀,别蹭我热度。”张慕卿不屑,“随了我才怪呢,我多善解人意啊,才不会在别人睡觉的时候打扰。”

      说着,张慕卿又回头,哀怨地看了张溪筠一眼,后者已经在狗窝里玩着自己的玩具了,张慕卿的气也随之消了大半。

      箫怀珂忍笑:“睡觉啊……那刚才是,在做梦咯?”

      张慕卿瞪着他:明知故问。

      然后自己又觉得丢脸,脸刷地一下红了。

      张慕卿这副羞赧的样子,落在萧怀珂眼里,越发显得格外动人。在他过往的旖旎的梦境中,张慕卿有着另一种更为生动的韵味,不知道在张慕卿的梦境里,在他的视角中,自己又会是什么样子,他会觉得自己是好看的吗?还是像电视里的拍出来的悍匪,看得令人完全没了兴致?

      但是方才那个花苞看来,在张慕卿的梦境里,自己应该是帅的吧?

      短短的沉默之间,萧怀珂的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何处去了。他收回思绪,直勾勾地仰望着张慕卿。

      “下次你想我的时候,可以直接打电话给我啊,何必绕了远路跑到梦里去。”

      “你要工作的啊,哪儿能经常讲电话?”况且,有些事情比较适合在梦里做。在梦里,人也变得大胆许多,想做什么、说什么都可以。

      “接老婆的电话还是可以的。”萧怀珂说着,停顿了一下,似乎有什么坏心思冒了出来,又轻轻地勾住张慕卿的小指,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,低声说了句,“如果老婆邀请我的话,我会马上回来。”

      邀请什么,萧怀珂也没讲,却让张慕卿的脸变得温热。

      “滚。"张慕卿说。

      萧怀珂明朗地笑笑,道了句要做饭,便挽起袖子去洗手。

      两人在家的分工十分明确,萧怀珂做饭,张慕卿或坐着或躺着,有时又和张溪筠玩一会儿,等到萧怀珂把饭做好,自己往那儿一坐,萧怀珂还会亲自喂他。基本上一顿饭下来,张慕卿只需要张嘴、咀嚼、吞咽。在萧怀珂工作的时候,张慕卿就带张溪筠出去散散步,把房子清洁得一尘不染。

      张慕卿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带衣服,中途在地摊里随便买了两件换着穿。来了萧怀珂家里之后,他穿的都是萧怀珂的衣服——刚来萧怀珂的时候,他分明说的是“住一晚就回去”,结果却住到了现在,若不是萧怀珂问起房子的事,他差点都忘记了自己在郊外还租了个房子。

      萧怀珂趁着争取来的三天假期,要带张慕卿去把身份证办了。这是他早就计划好的事,之前张慕卿突然跑了,这事儿也就搁置到了现在。

      按照萧怀珂的说法,这身份证的事不太光彩,但总归是能给张慕卿正常使用的。两人驱车去到一个比较偏远的地方,在当地一位叔叔的带领下,在当地派出所办好了证件,又回去出租屋退房。

      萧怀珂打量着这间破败的小房间,心疼张慕卿要在这样的地方委屈了两个月。张慕卿反倒能宽慰他说房东人很好,那两个月他得了不少照顾,其实过得很有滋味。

      萧怀珂抱着他亲了一口,说以后再也不要张慕卿跑掉了,张慕卿再住在这种房间里,他要心疼死。

      张慕卿拒绝感动,还嫌弃萧怀珂把他看得太娇气了些。

      两人说闹着回了家,又准备着第二天招待成员们的事项。

      当然了,毕竟是fantasy的队长的热恋对象,还是要正式和成员们打声招呼的。

      一段时间不见,张慕卿在等待成员们到来的时候,内心万分紧张。不过,见了面后,大家依旧和往常一样,说说笑笑,很快又玩在了一起。张慕卿暗自松了一口气,他还担心成员会因为彼此身份的变化,抓着他和萧怀珂盘问一顿。

      萧怀珂说:“那是因为他们已经盘问过我了。反正我俩说辞都是一样的,随他们问不问吧!”

      说是那么说,吃饱喝足后,成员交换了一下眼神,把萧怀珂赶去洗碗,拉着张慕卿过去谈话,美其名曰“姐妹局,男友不得参与”。

      春日的晚风还带有些凉意,张慕卿披着萧怀珂的外套,和成员们阳台上聊着。从他们的口中,张慕卿大抵知道了萧怀珂没和他说起的一些事情。比如说,萧怀珂曾经找过安晨星,问他当初是怎么分得清好友之间,与情侣之间的吃醋的。

      安晨星给萧怀珂的解释是:“你可以接受好朋友有了除你之外的朋友,却接受不了你喜欢的人向别人走近。你想一想,你讨厌承勋哥,是因为他现在和大哥玩得好呢,还是因为你觉得承勋哥在追大哥,而大哥也极有可能答应呢?”

      萧怀珂说:“他会看得上施承勋吗?”

      安晨星说:“承勋哥可是鼎鼎有名的大主唱啊,网友票选的唱功第一呢,优秀而有亲和力,还和大哥聊得来,为什么大哥会看不上他?”

      萧怀珂说:“那我呢,我没有亲和力吗?我多善良啊!”

      “……善良和聊得来是两码事。”

      听到这里,张慕卿忍不住笑了,原来这家伙也知道自己善良啊!

      听安晨星说起来,这应该是很早之前的事了。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,萧怀珂就在思考他对张慕卿到底是什么什么想法了。如果不是害怕自己想错的话,又怎么会找安晨星寻求一个确认的方法呢?

      又听孙浩俊说,在张慕卿离开的那两个月里,萧怀珂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。他曾经遇见过萧怀珂在工作室叹气的样子,那样的落寞是他从未在萧怀珂身上见到过的。于是,孙浩俊终于知道了萧怀珂的心事。

      “他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他没法在你和事业之间做出取舍。”孙浩俊,“你还记得当时我找你谈刘晓的事,你是怎么和我说的吗?”

      “抢婚?”张慕卿不太确定,他在那段时间说了很多话,很多情况下嘴比脑更快一些,自然对一些话没什么印象。

      “你说,我要和刘晓在一起的话,你会替我瞒着。”孙浩俊说,“所以我也是那么和怀珂说的。”

      错过一个可以在一起的人,是孙浩俊觉得最为遗憾的事,他当然不会希望自己的忙内也经历和自己一样的遗憾。况且,忙内现在的情况要比他当时的情况好得多,现在大多数粉丝已经结婚,甚至都开始准备孕育一个新的生命,对于fantasy的恋爱也看得很开了,还有人在演唱会上催婚的,孙浩俊想,忙内年纪虽然小了些,但是粉丝也总不会再像之前那样那么介意恋爱的事。至于J国那边——不公开不就好了?

      大抵也是得到了哥哥的首肯,萧怀珂才敢放心地开口,和张慕卿确认交往的关系吧。

      张慕卿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暖意来。

      他其实做好了这段关系不被接受的心理准备。尤其是队友——他们分明可以反对的,队长带头恋爱的话传了出去,外人会怎么评价fantasy?

      可是队友非但没有反对,还为两人能走到这一步提供了很大的帮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