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营业对象他变了 第22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张慕卿又说:“你那么好,我怕到了要离开的那一天,我会很舍不得。”

      “那就不要离开啊,我说了,我可以带你回家,爸爸妈妈真的很喜欢你。”

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张慕卿微笑着,轻轻点了点头。

      萧怀珂转过脸去,望着眼前的景色,没有发现张慕卿看着他,那渐渐变得痴迷的目光。

      节目的拍摄即将进入尾声,团队的回归也准备提上日程。

      回归要面对的挑战远远比年末大赏的挑战更难,萧怀珂一边做着自我管理,一边疯狂训练张慕卿。

      张慕卿每天早起,运动,再练声,熟悉歌词,练舞,还得辨认歌谣界的前辈,记忆他们的长相,所属的组合,所发行的歌曲等等。

      第1008次认人失败,失去了吃肉包的机会,张慕卿叫苦连天──

      娱乐圈一天至少有18个男团出道是什么概念!为什么这些少年放着好好的书不念非要出道当个爱豆,和数千名艺人厮杀?为什么一个组合一年至少回归两次,发行那么多歌,无形中给他增多了一个数量级的要记忆的歌曲?除了男团,还有女团,还有无数全体爱豆顶礼膜拜的歌谣界大神……

      “杀了我吧!”

      张慕卿从被窝中坐起身来,再一次仰天长啸。

      “我现在恨不得立马回到桓州,真的,我本是个无忧无虑的公子哥,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受这样的苦!”

      “爹!娘!你们能听见孩儿的哭泣吗?快来把我带走吧!苍天呐!”

      “别嚎了,这个是哪位前辈?”

      萧怀铁面无私地敲了敲桌子,再一次把平板电脑递到张慕卿面前。

      “……”张慕卿说,“我都是靠发色来认我的亲队友的,你觉得我能记得住这些外人吗?”

      “我不是叫你不要拿发色记人吗?我们每次回归都换造型的,一个颜色可能同时出现在好多艺人头上的。”

      “认脸我也认不出啊,你们这里的易容术真是空前绝后的高超,我感觉大家都长得一样一样儿的,你看,都是尖下巴,大眼睛,冷白皮,都瘦的跟个火柴人似的,唉!”说着,张慕卿滑滑了屏幕,切换了几个艺人的照片,“你随便找两张出来都能玩一局找不同的游戏了好吗?”

      “谨言慎行,谨言慎行!快把这四个字刻入你的骨髓!”

      “你杀了我吧,给我个痛快。”

      “回归了难免要遇上前辈和同事的,有时有些主持人会照顾你的分量,特意让你出来跳一跳的,难免有我护不住你的时候,乖,今天你要是能认得十个,明天我就给你买肉包子吃。”

      “我已经不爱吃肉包了,再见吧您。”

      说着,张慕卿起身离开。

      萧怀珂倒是不为所动,心里默念了三个数,果不其然,张慕卿又折了回来:“哪十个?”

    第十二章 接节目

      天气渐渐暖了起来,张慕卿洗了澡,见窗外月色正好,忽然来了兴致,拎了个酒坛子就去了前院。

      那酒是另一组嘉宾送的,前段时间三组嘉宾一起聚餐,张慕卿会喝酒,又和那位演艺圈的大前辈聊得投机,知道他爱喝酒,前辈前两天就送了几瓶过来。

      为了不让制作团队太过惊讶,张慕卿特地先是手脚并用的攀上老榕树的树干,趁VJ找拍摄角度的时候,用轻功翻了上去,找了条粗壮的枝干躺下。

      当萧怀珂洗完澡,从制作团队口中得知张慕卿在树上喝酒而匆忙跑出来的时候,张慕卿已经喝了大半瓶了。

      “你爬到树上去干嘛,赶紧下来!”

      张慕卿头枕着一边手,闻言,懒洋洋地俯视了他一眼:“喝酒啊。”

      “喝酒下来喝,树上很危险!”萧怀珂又是一副老父亲的姿态。

      “放心,放心。”张慕卿应得很是敷衍,“你看今晚的月亮,真亮啊。”

      “那树冠那么茂密都给挡住了你看什么月亮,快下来了。”萧怀珂无情拆穿。

      张慕卿不耐烦地扬了扬手,掌风扫了一大片叶子下去,示意他闭嘴。

      萧怀珂还想说什么,手机响起,他接通后先喊了声杨哥,随之沉默了好一会儿。张慕卿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,实际上将萧怀珂那渐渐凝重的脸色尽收眼底。

      萧怀珂看了他一眼,走到不远处继续听着电话,却依然时时刻刻关注着张慕卿的安危。

      张慕卿看了看时间,冲底下的制作团队喊道:“如果时间到了,你们就回去休息吧,要分量的话就给我一台随身相机,自拍就行了。”

      拍了这么久的节目,张慕卿当然也能学到一些基本的拍摄手段。

      “这段时间我俩都起得比鸡早,睡得比狗晚的,连累大家一起这么辛苦,真的很不好意思呢,快去睡吧,我们也不会有什么活动了,给我相机就好。”

      制作团队其实也盼着早点休息,导演见张慕卿这么体贴,大家也很累,于是让人留了个随身的相机,就让制作团队回去休息了。

      整个房子瞬间空阔了许多。

      萧怀珂见工作人员走了,又折回来看了看张慕卿,手边始终按着手机,张慕卿给了他一个“OK”的手势,萧怀珂才转身上了楼。

      暮春的晚风轻轻柔柔,庭院静谧,张慕卿很快就进入了梦乡。

      不知睡了多久,怀里的空酒瓶失重掉落,“砰”的一声,惊醒了张慕卿,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,萧怀珂已经趴在阳台上喊话了:

      “你没事吧?”

      张慕卿挑挑嘴角,纵身从树上跃起,脚尖点了点树叶,轻轻松松地在阳台落地,见萧怀珂慌张地环顾四周,张慕卿笑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