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营业对象他变了 第37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萧怀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打断了他的疑虑:“下车了。”他刚刚睡醒,嗓音低沉得性感。

      “哦……”张慕卿将手中的本子随手放在座位上,下了车。

      今天全员西装,个个都扮得成熟了不少。张慕卿一下车,就有节目组的人上来让他发言,张慕卿依旧那副态度,除了“拭目以待”之外,一个字都不多说。杨帆跟了上来,一边帮他摁了电梯一边劝他下次多说点儿,争取放送镜头。

      张慕卿嘴上敷衍地应了两声,让杨帆闭了嘴。他倒也不关心什么镜头不镜头的,好好完成任务才是他的头等大事。

      按照本场竞演的安排,fantasy最后一个上场。实际上,张慕卿和萧怀珂并没什么心思欣赏对手一个比一个精美的舞台表演,但碍于待机室的reaction拍摄,必须全员到齐,于是两人十分默契地坐在最边上,上半身对着电视机,腿却在不断地配合着练习。

      每组四分多钟的表演时长,眨眼就过去了,终于要到fantasy上场了。

      乖乖地任由工作人员戴麦克风时,张慕卿听见观众在主持人报幕之后发出的尖叫,忍不住笑了,看来大家真的很喜欢看男团跳女团舞呐!那往后可以解锁一下这项技能!

      舞台的灯暗了下去,张慕卿和萧怀珂率先上场。

      大提琴低吟,舞台上亮起黄色的光。

      旋律复沓,张慕卿和萧怀珂缓步走向对方,面对面站着。随着音乐的渐渐加急,张慕卿和萧怀珂试探性地伸出手拥着对方。

      张慕卿的右手随之搭在萧怀珂的左手中,此时张慕卿的右脚尖已经轻点着地面,划着半月形的弧线,重复了几下之后,萧怀珂往后退一步,移动了重心,让张慕卿整个人倾斜在他怀里,跳着半月步。

      张慕卿的腰肢随着脚步的变化而反复扭转,一身剪裁精巧的西装贴合着他长腿窄腰的身材,随着他的动作划出漂亮的半弧。

      两人的脚步不断前进后退,互相交叉触碰,像两只求爱的鸟儿,有来有退地抻动着脚尖,在斑驳的树荫下,将欲擒故纵诉说到极致。hooking的动作一触即移,似接触不良的电流,断断续续地流过,电得两人的心都酥酥麻麻的。

      张慕卿的手搭在萧怀珂的肩上,两腿绷直如圆规,好让萧怀珂借力将他托举,带着他转了一圈,又在空中做了半圈的漫步,刚柔相接,萧怀珂忍不住瞄了他一眼,张慕卿也忍不住和他视线相撞。

      跳探戈,通常来说,舞者是不能对视的,它产生于男女私会的情景,需要舞者别开脸去,保持对四周环境的警觉。

      奇怪的是,这一眼看的,并没有让张慕卿担心违反了规则,反而让张慕卿的情绪瞬间喷发,他的双腿像鱼尾一样摆动,看着萧怀珂的眼神逐渐失去了焦点,任由自己的重心随着萧怀珂的重心不断变化,随之时不时地向萧怀珂怀里倾斜,

      萧怀珂的手虚搭在他腰间,他那窄窄的腰肢在萧怀珂宽大的手掌中扭得十分婀娜。

      音乐又舒缓了下来,张慕卿跳着前划八的舞步,偷偷而又贪婪地嗅着萧怀珂身上的香。

      张慕卿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了,嘴唇微张着,好维持着呼吸的平衡。

      他微微颔首,眼前只见萧怀珂衣服上的纽扣,纽扣之间的布料,随着萧怀珂的舞动时开时合,在张慕卿的视线里,那衬衫和衬衫之下的肌肤也在交替出现。

      张慕卿的思绪开始飘飞,他忽然想到了和萧怀珂初相识的时候,又忽然想到了萧怀珂带他去找遗迹的时候。要拿一个什么事物来形容这人在他心里的形象呢,温润如玉玉树临风?粗浅了。

      慕卿想到了一个更粗浅的形容——肉包。可不是嘛,他所见的萧怀珂,外表白白净净的,包裹着丰富而细腻的内心世界,不尝倒好,一尝就会疯狂地爱上,只有一口满满的咬下去,心里的那种饿才得以解决。

      自打方才对视后,张慕卿能感觉到萧怀珂的眼神就没从他身上离开过,后者的左手轻轻捏着张慕卿的手,右手搭在张慕卿的后背上,张慕卿颔首,那束灼热的目光也追随着低垂下来,在他泛红的唇间漂浮。

      舞步交缠。

      若张慕卿能看到萧怀珂的意识的话,他会看到萧怀珂此刻正在回想一个不可言说的梦。

      张慕卿见萧怀珂的喉结上下动了动。

      实际上,他现在已经听不到音乐了,也不知道是跳到了哪个舞步,总之肢体的记忆让他稍微拉开了和萧怀珂的距离,就在他离开的一瞬间,他感受到萧怀珂的脖子不自觉地探了探,像是要过来吻他。

      那动作极其轻微,电光火石之间,惹得张慕卿毫无察觉地,下意识伸出手去触碰萧怀珂的胸膛,随后攀着他的脖子,给了他一个极虚的拥抱。

      这又是原本的练习中没有的部分。

      张慕卿感受到萧怀珂似乎在浅浅地回应他的这个拥抱。

      两人的舞步有序地前进后退,欲说还休,缠绵悱恻。

      勾腿、前划八、半月步的动作不断交替,张慕卿和萧怀珂暗自调整着呼吸,吐出来的气息轻飘飘地扑在彼此的耳畔。

      音乐飘荡在空中,张慕卿却觉得自己什么都听不见了,他有些晕,那晕又不是什么排山倒海般的难受,反倒像是置身于一片云朵中,只是让他想抽掉全身力气,肆无忌惮地靠在面前这具坚实的躯壳上。

      任风起云涌,在这具躯壳之下,只有岁月静好。

      他绷着后腿,另一只腿屈膝,把自己完全交由萧怀珂,任他拖曳,在舞台中央如落叶般来回,画出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圆。

      音乐再次柔和下来,两人在舞台上跳着常步,即将结束这段幽会的故事。

      张慕卿此刻已经没了任何意识,轻轻地靠在萧怀珂的肩上,只觉得自己化成一只小船,在清澈的湖面上随风飘荡,至于未来会飘向何方,就让水流来替他回答。

      可是飘向哪里都无所谓,他无条件信任这片湖水。

      最后他绷直后腿,腰搭在萧怀珂的小臂上,慢慢地下腰,萧怀珂随之屈膝,稳稳地扶着他的腰肢,俯身和他紧靠在一起。

      直到两人的鼻尖轻触,最后一个音符才戛然而止。

      镜头也立马切换到了另一侧舞台的成员身上。

      Intro的部分顺利结束,张慕卿和萧怀珂来不及交流,立马从后台跑到另一侧舞台,准备全员齐舞的部分。

      舞台圆满完成,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时,张慕卿无力地跪倒在了舞台上,大口大口地吸着气——他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      萧怀珂也在一旁弯着腰,大口大口地吸着气。

      “辛苦了,感谢fantasy再一次为我们贡献这么优秀的舞台!工作人员拿点水上来吧!”主持人已经上了台,知道这样的表演不容易,贴心地让人拿了水过来,也请乐评团进行点评,为fantasy的成员争取调整呼吸的时间。

      这次同样是那位rapper制作人陈雨志cue了张慕卿:“你还有多少惊喜?”

      张慕卿的气息逐渐恢复了平稳:“你给我们投票就能知道。”

      “哈哈,我投了的,投票器又被我摁坏了!”

      主持人:“等一下请找节目组结算一下投票器的费用。”

      全场笑成一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