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营业对象他变了 第4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“怀珂,哥哥就拜托你了!”

      小姑娘们七嘴八舌地说着,张慕卿只管躲在萧怀珂身后,听萧怀珂连连应下,最终将她们打发走。

      张慕卿见那群人三步回头一望,走得恋恋不舍的,颇有些不耐烦,道:“烦人的东西。”

      “喂!小点声儿!”萧怀珂压低声音说着,还环顾四周,确认没有人听见。

      张慕卿说:“如果我以那个人的名义活着,需要面对这些情况的话,那我不愿意。讨厌死了。”

      萧怀珂不答反道:“先去买吃的。”

      张慕卿一路跟着萧怀珂走,他第一次走出病房,才发现这里的医馆很大,灯火通明,白大褂在各处忙前忙后。

      他看得目不暇接,没注意到萧怀珂突然停了下来,冷不防地撞上了他坚实的后背。

      “呀!你的背是铁做的吗?”

      “走路看路。你先。”萧怀珂冲他扬了扬下巴,示意让他先走,眼里却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狡黠。

      张慕卿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和他并肩站着,只见眼前有两道楼梯,黑乎乎的,自顾自地上落。他迅速地瞟了一眼周围,四周空阔,并没有什么可以藏身偷袭的地方。恰好这时没什么人经过,没有人能示范这个楼梯要怎么走。

      他看着面前的自动扶梯,有些无从下手,但是他感知到萧怀珂正在看着他,又不好意思暴露出自己的窘迫,于是,他扬起下巴,用一贯的高傲姿态,对萧怀珂说:

      “你先。”

      “你不会走吗,啊,这才出了病房多久,就遇到搞不定的事了,要是以后只有自己一个人,怎么办?”萧怀珂嘴角扯起一丝腹黑的笑。

      张慕卿不悦:“想欺负我,还早呢。”

      说着,他没等萧怀珂反应过来,一个腾身翻跃,用轻功轻轻松松地就跨过了那长长的自动扶梯,稳稳地降落到下一层楼,回头,看见萧怀珂那副惊掉下巴的表情,得意一笑。

      “怎样?”

      萧怀珂急急忙忙地从自动扶梯上跑下来,一边跑一边确认四周有没有人经过,这倒让张慕卿学会了怎么走那自动扶梯。

      看来这家伙怕他用武功。

      萧怀珂一把拉住他,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      “瞧你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。”张慕卿讥笑。

      “会武功了不起?想自己在这里生存,才没那么容易。跟我来。”

      张慕卿瘪瘪嘴,跟着萧怀珂继续走。

      出了医院门口,他见到了很多车辆往来,他能理解这些在街道上跑来跑去的是交通工具,照这个情况看,这里应该很多人都有一辆车。

      张慕卿跟着萧怀珂走走停停,只是有些时候萧怀珂似乎是故意让他出糗,见他在红灯时还过马路,也不阻拦,张慕卿被过路的司机打了喇叭,还挨了骂,愤愤地退回到马路一边时,萧怀珂就在抿嘴偷笑。

      “小人得志,欺负一个人生地不熟的人就那么好玩?”

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张慕卿正要发火,绿灯刚好亮起,萧怀珂长腿一迈就走了,张慕卿只能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,三步并做两步地跟上去。

      终于到了卖早点的店铺,张慕卿最终要了好几个大肉包,萧怀珂又点了个鸡蛋和豆浆,掏出手机来付钱。

      张慕卿啃肉包子啃得正香,见萧怀珂没有掏出类似钱币的东西就买下了包子,颇有些好奇,问:“怎么付的钱?”

      “手机,微信扫码。”

      “那是什么?”

      说话间,张慕卿已经跟着萧怀珂找了个长椅坐下。

      萧怀珂拿出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:“手机,现代社会必备,你有吗?”

      张慕卿摇摇头,继续啃着肉包。

      萧怀珂又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皮夹子,抽出一张卡来:“身份证,就是做身份认证的,现代社会必备,没有它,寸步难行,你有吗?”

      张慕卿再次摇摇头。

      萧怀珂又在手机上操作了一番,将它递到张慕卿面前,张慕卿看着那屏幕上切换自如的界面,又听见萧怀珂问:

      “要回桓州,桓州现在属于A城,那就买去A城的车票,有钱吗?有身份证吗?知道你家现在具体是在A城哪个地方吗,是否换了名字,现在还有哪个村落、哪条街道吗?”

      问题接连而来。

      张慕卿手中的肉包子突然就不香了。

      从病房到这里,片刻,他就已经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独处异乡的感觉──身似浮萍风飘絮。

      “成为那个张力,就能解决这些问题吗?可以回到桓州吗?”

      “至少你能正常生活一段时间。要想回去,得先知道你是怎么来的。”萧怀珂倒也没骗他。

      “我跳崖了,醒来就在病房里了。”张慕卿看了萧怀珂一眼,“那那个张力呢,要是他没死,被救回来,你怎么说?”说着,张慕卿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萧怀珂的神情。

      “那我会送你回去。”

      “怎么送,我连怎么来的都不知道。”

      “尽我所能。”

      “哼,算了吧,空话谁不会说。”

      “说到做到。”萧怀珂顺手将插好吸管的豆浆递给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