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营业对象他变了 第61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月光流动,带动着房内均匀的呼吸声,夹杂几声错乱的心跳。

      风再起时,萧怀珂的身影动了一下。

      张慕卿梦见自己遇上了一条巨蟒,混乱中,忽然从天降落一片羽毛,精准地落在他的鼻梁,神奇的是,那羽毛还在他的鼻尖刮蹭了几下。这般亲昵的感觉和恐怖的梦境格格不入,破了他的梦境,他迷迷糊糊地转了个身,又感觉到怀里正抱着什么东西,随即撑开了眼皮,恰好撞上萧怀珂低垂的目光。

      原来他抱着萧怀珂的手臂睡着了。

      咦?萧怀珂怎么不睡?

      见他眼里开了条缝,萧怀珂轻启唇齿:“做噩梦了?”

      张慕卿努努嘴:“我梦见我被一条巨蟒吞进了肚子里。”

      那富有磁性的声音逗得萧怀珂哑然失笑,看得张慕卿的心波也随之漾开。

      “你怎么不睡?”该不会就这样看着我睡觉看了一个时辰?还有,为什么耳朵这么红?

      “你再眯会儿吧,估计杨哥也快要来接你了。”萧怀珂不答。

      忙里偷闲的几个小时,足以让张慕卿充足了电量,和不同节目的主持人周旋。这也是他坚持每天都要去医院的原因——

      那可是他的充电站,不,准确的来说,萧怀珂才是他的充电站。

      不过,这两天占了萧怀珂的半张床,萧怀珂不就不得睡了么?怪不得他每次醒来的时候,总能发现萧怀珂在盯着他看。

      打扰到病人休息也不太道德?要不今晚就不去了?

      张慕卿坐在化妆镜前胡思乱想的时候,有人拍了拍的他肩膀。

      原来是stay的施承勋,那个总让张慕卿管他叫哥的人。

      两家自《王冠》的合作舞台后结下了情谊,上次又一起出演了同一个节目,张慕卿在后台闻到了施承勋身上的酒味,这才知道施承勋在唱歌之前都要喝上两口的,便和他聊了几句。施承勋一开始就挺主动,难得遇上共同话题,聊着聊着就对张慕卿勾肩搭背的,一下子又和张慕卿亲近了几分。这次两家又一起录节目,施承勋化好妆就跑过来找张慕卿。

      “没什么。你怎么过来了?”

      “找你玩儿啊!”施承勋拉了张凳子坐下,他虽然还年长张慕卿一岁,但是长了张娃娃脸,说话的声音也奶甜奶甜的,这语气,再配上这高扬的声调,旁人听了还以为这是个小孩子在讲话呢。

      张慕卿也觉得神奇,明明是个“酒鬼”,怎么嗓音还能那么清亮独特。他见萧怀珂平时为了保护嗓子,那可是滴酒不沾,就连油炸辛辣之类的刺激性食物都很少吃,更别说安晨星这种,稍微起个风都得戴着围脖保护嗓子的了。

      一来二去,施承勋反倒成了张慕卿的第一个队外好友。

      趁两家的经纪人不注意,施承勋神秘兮兮地从怀里掏出一个饮料瓶来,偷偷地和张慕卿说:“给你带了点儿,下了班之后再喝吧!”

      “什么?”张慕卿学着他的样子,也偷偷地回着话,顺势将那饮料瓶藏进自己怀里。

      “酒啊!上次我说给你带的!”施承勋说,“待会儿我去吃宵夜,你要不要一起?”

      “还不知道几点下班呢。”

      “我猜最迟到午夜也可以了,正好一起去喝一杯,怎么样?”

      张慕卿想也没想地就拒绝:“不行,杨哥还得送我去医院的。”

      “去医院?你哪里不舒服?”

      “我是去看萧怀……”说到这里,张慕卿忽然想起了什么。

      若是午夜才能下班的话,那又打扰萧怀珂睡觉了……

      可是不去的话就看不到他了……

      张慕卿在内心纠结了一会儿,说:“好啊,我和你去。”

      “好!诶对了,不过我家经纪人不管我喝酒的,你们公司有没有饮酒禁止令啊?”

      “没事,他们也限制不了我。”

      于是,张慕卿特地发了条消息给萧怀珂,说今晚不过去了,对方很快就问去哪儿,张慕卿如实回答和施承勋喝酒去,也不知网线那头的怀珂在干嘛,良久才回了个“哦”字。

      就一个“哦”,没有任何表情或可爱一点的补充说明,要多高冷就有多高冷。

      施承勋带慕卿去一家名为“遗失”的酒吧,这家店是这个品牌的第一家分店,刚刚开业不久。施承勋是常客了,想着去给新店捧捧场。

      刚一进去,慕卿就被频闪的五颜六色的灯光晃到了眼睛,乐队主唱的怒音震得他心脏嘟嘟地疼。

      眼界大开,张慕卿被狂欢的人群感染,在舞池里晃了好久,才被施承勋拉去包厢。酒水润过喉咙,张慕卿感觉身体的每一处肌肤都觉醒。这洋酒又是他不曾尝过的味道,刺激着喉咙,让他大呼过瘾。

      听施承勋介绍,“迷失”在圈内很有名,不少艺人都会来这里消费,还有很多大导演、大制作人,若是在这里碰到同侪也不必意外,多半是来谈商业合作的。当然了,若是遇上来玩的也不必惊奇,就当是逢场作戏了,心里有个数就行。

      慕卿一杯烈酒下肚,也没多认真听施承勋话里有话的。他在这种场所流连多了这些废话哪用得着施承勋说。张慕卿随手戴上帽子,道:“我去方便,回来继续。”

      “你认得咱们的包厢号啊,也别乱跑。”

      慕卿应了声,迈着长腿走了出去。两人的包厢在比较偏僻的地方,张慕卿七拐八拐地,才找到出去的路,舞池的音乐声嗡嗡地传来,听得出那群人玩得多嗨。

      慕卿拐了个弯出去,通道不远处站着一对男女,那男的身材颀长,戴着一定黑色的帽子,低调而前卫,同行的女生喝得烂醉,泥鳅似的靠在某间包厢的墙壁上。

      接着幽蓝的灯光,张慕卿见那男生侧影挺帅的,忍不住多看了两眼,这下倒发现那人有些眼熟。

      也不知他们在说什么,女生一个趔趄,扑进了男生的怀中,眼看那表情似乎是在哭,勾着男生的脖子不肯撒手,男生的身体绷得笔直,也不敢去推她。

      而就在女生扑倒的同时,离张慕卿三四米开外的的拐角处,有人探出身子,用手机偷拍那两人。

      张慕卿的脚步不由得放慢,他颇有些厌恶这种偷拍的行为。

      要不要插手呢?

      想到方才施承勋说的,在这里还是不要瞎掺和的好,见到什么都不必放在心上,那就走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