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营业对象他变了 第63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这么一闹,张慕卿喝酒的兴致也没了,施承勋也很体贴地找了个借口先走,临行前还不忘嘱咐张慕卿千万要让经纪人来接。

      原来那女生叫刘晓,是孙浩俊老家的一个邻居姐姐,临近大学毕业,想着和孙浩俊虽然在同一座城市生活多年却没见过面,便约了他出来。

      张慕卿见孙浩俊含糊其辞,想来肯定没那么简单,也不打算过多干涉人家的事,只淡淡应了句:

      “若是杨哥问起,你想好怎么和他说。”

      孙浩俊咬着唇,半天不敢搭话。刘晓已经在沙发上睡了,孙浩俊看了她一眼,见她烂醉如泥,应该也不会听到他们的对话。

      “哥,你信我,我真的没有偷偷谈恋爱。”

      “你不用和我解释。”

      张慕卿真心不介意孙浩俊和那刘晓到底是什么关系,也许态度太过不以为意,让孙浩俊误会了他是不信任的,只听孙浩俊慌张地解释了一通。

      刘晓和他是邻里,比他年长几岁,一群孩子从小玩到大的,没曾想刘晓却对他动了心。只是后来孙浩俊做了艺人,能回去的时间不多,就在网络上和玩伴儿们保持着联络,刘晓又在这里读大学,和孙浩俊的联系更加频繁,一来二去,友情也就变质了。

      孙浩俊拒绝多次,又不忍心把话说得太狠,反倒让刘晓觉得这是在给她念想,借着这次毕业的机会,刘晓说想得到孙浩俊亲自送来的毕业礼物。浩俊想,感情上他满足不了了,送个礼物总不能拒绝,于是就来了。

      他赶到“迷失”的时候,刘晓已经微醺了,拉着他说了好多话。孙浩俊拒绝,她越喝越大,到最后彻底醉了,怎么着都不愿意走——当然现在也走不了了。

      原来是个流水落花的故事。

      又听孙浩俊说:“我今晚真的是给她送礼物来的,不过她生气丢了,我没的证据了。哥,我真的没和她谈恋爱。”

      张慕卿点点头。

      “哥给杨哥打电话了吗?你和他说了?”

      孙浩俊问得小心翼翼,许是怕杨帆训斥,张慕卿说:“还没有。况且这是你的事,我不会代替你说。”

      “哥,能不能不要让别人知道今晚的事?”

      “许言旻那边我不敢保证。”那臭小子也烦人得很,不知道刚才那一番警告会不会让他老实。

      孙浩俊面露难色,这下可糟了,七色花和范特思哪天要是对线了,保不齐会拿今晚的事给他扣上一个偶像失格的罪名。

      知道他的忧虑,张慕卿开口道:“我亲手删的照片,如果他没有什么备份的话,就算他要害你,也拿不出证据。”当然,那家伙要是真敢这么做,他一定会将他挫骨扬灰。

      “完蛋,还是得和杨哥报备了。”

      “你和这位姑娘又没什么,用不着这么担心。”

      “不,还是不能让他知道!”

      “为什么?”

      “哥忘记了我们公司对异性往来的管理多严格么?杨哥知道了肯定会让我和刘晓彻底断了联系的……”

      张慕卿无奈地捏了捏山根,为什么连个异性朋友都不能交往?不至于,真的不至于,和尚都不带这么限制的。

      “啊啊……无语!不过——你这般不舍,倒……不像是不舍一个儿时的玩伴。”

      张慕卿直勾勾地望着孙浩俊,果然见到了他眼睛里的落寞。

      明了!

      张慕卿挑挑眉,悄悄地转掉了话题:“你能联系上她的朋友来接她吗?”

      “已经联系过了,估计也快到了。刚才就是想带她去醒醒酒才……唉!许言旻真的肯把照片给你删了?”

      “不肯。”他特地选了那么好的角度、那么好的时机拍的,肯定不是拿来暖被窝的,怎么可能愿意删掉。

      “啊?那哥你……?!”和许言旻发生了争执?

      孙浩俊惊得跳脚,和气定神闲的张慕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:“现在好了,我们两个可以互相关照,别让杨哥知道。”

      “这……”

      “行了,你赶紧看看她朋友到哪儿了,我好打电话让杨哥来接了,再耽误我就免不了听他一顿啰嗦了……”这个杨帆,别的都挺好,老实憨厚,业务能力也挺强,唯独话多,最近张慕卿没少挨唠叨,他算是怕了杨帆了……

      杨帆风尘仆仆赶到“迷失”接人的时候,还纳闷为什么孙浩俊也在,又闻见张慕卿一身酒气,以为是张慕卿半途将孙浩俊叫出来喝酒,皱着眉头就开始训话。

      张慕卿为了不让孙浩俊暴露,破天荒地没有顶嘴。他和孙浩俊互相传递眼色,一切心照不宣。

      俗话说得好,纸包不住火,张慕卿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,只是他没想到这火得这么快——

      第二天他去医院看望萧怀珂时,刚入门就被对方冷不丁的一句话吓到了:

      “昨晚干什么去了?”这话是个问句,却不是问句的语气。

      萧怀珂坐在床上,双手环胸,久违地用审视的目光盯着慕卿。

      张慕卿:危!

      他定了定神:“不是和你说了么,喝酒啊!”

      “除了喝酒,还干了什么?”

      “想你呀!”

      本能地察觉到自己危险,张慕卿顿时扬起一个明媚的笑脸,朝萧怀珂撒了个娇。

      萧怀珂的眼神明显颤抖了一下,但是很快他就稳住了神态:

      “撒娇没用,最后一次机会。”

      “睡觉呗,还能怎么的。你莫不是误会我和施承勋吧?我俩清清白白,我连他手指头都没碰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