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营业对象他变了 第72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当然,张慕卿最后还是顺了萧怀珂的意愿,和他交换了一下位置,和他骑着马在夕阳下逛着——马场的景色不见得有多漂亮,稀拉拉的树围在外围,满目的黄沙,荒凉得很。

      但后来当成员们问起马场景色好不好时,两人都不约而同地说好。

      不是因为那稀拉拉的树和满目的黄沙。

      美得很的,从来只有怀中的人。

    第三十八章 小姐妹之间也这样

      偶像运动会是小糊豆争夺曝光率的好机会,fantasy刚出道那阵儿,也没少在这上面花心思,甚至还有一次剑走偏锋,想用雷人的造型博得眼球,上没上热搜不知道,但张慕卿在看到当时的照片之后,由不得感慨:

      这群孩子真的很努力地在谋生啊!

      如果张慕卿早两年穿越过来,又用他一贯认人的法则来称呼的话,他会给这六个人起名为:鸡冠头、刺猬头、扫把头、孔雀开屏头、羊角头、菠萝头……

      看着照片上的张力的发型,又看看镜子中的自己,再看看照片上的萧怀珂和眼前的萧怀珂,张慕卿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,以至于这两天他见了成员们,脑海里总会自动浮现这张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照片。

      然而到了偶像运动会开幕这天,张慕卿再次感受到了冲击——眼看着那些化得跟魑魅魍魉出来游街似的少男少女们,张慕卿一时之间竟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活着,若是让他在眼前的造型和fantasy的雷人造型当中选,他宁愿选择死亡。

      好在今年公司没有过多干涉,萧怀珂组织成员们走个过场就行了。开幕式刚结束,第一个比赛项目就是跑步。

      参赛的项目由成员们各自认领,萧怀珂去骑马,射箭便留给了张慕卿,裴均报游泳,浩俊去摔跤,剩下的接力赛就由大家石头剪刀布决定——他们课业成绩虽然不是很好,但跑得挺快,去年也是拿了接力赛冠军的。

      最先进行的是4*100米,fantasy正在候场时,施承勋和季冥过来打招呼。那季冥上来先是问好,三两句寒暄的话都没说,就往萧怀珂身边去了,依旧一口一个“哥哥”叫得甜得很。

      张慕卿和施承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,听见那人叫哥哥,不免看了一眼过去,正好撞上萧怀珂心虚的目光,便扯出一个商业微笑,冲季冥道:“你报了什么项目?”

      “游泳哦!”季冥又转回头萧怀珂,“怀珂哥哥报了什么?”

      “马术。”

      “哦!我也报了马术!”施承勋说,“不知道待会儿是和谁对战呢,怀珂,加油哦!”

      “承勋哥也加油。”萧怀珂冲着施承勋点点头,“均哥报的也是游泳吧,正好一起观赛了。”

      “哇,裴均哥哥很厉害的啊!我有点怕了呢!”季冥笑得甜甜的,又挽起萧怀珂的手臂,轻轻地摇晃着,撒娇的功夫信手拈来,“要是能够得到怀珂哥哥的加油的话,或许我能安定一点哦!”

      萧怀珂偷偷瞄了一眼张慕卿,后者表面上云淡风轻,他不动声色地抽回手臂,干笑了两声:“当然啊,小季加油!到时候和均哥一起上领奖台!”

      季冥脸上乐开了花,张慕卿看着那小弟弟笑成那样,心里也没什么脾气了——还只是个小孩子,单纯得很,藏不住什么坏心思,倒也不必把他当回事儿。

      和两个弟弟的甜声甜气不同,张慕卿和施承勋聊天的内容怎么也离不开喝酒,施承勋还小小地埋怨了一番,说张慕卿平时都不回复消息,好多次约不到他,还想着给他庆祝一番,祝贺他成功拿下G家的大秀呢!

      自上次“迷失”出来后,张慕卿也不敢经常出去蹦跶了——萧怀珂虽然不拦着,但是他就是想在萧怀珂面前表现得安分一点,免得在外面捅了娄子,回来还得让萧怀珂挨骂,又得帮他写检讨。

      张慕卿当然不会把这种小媳妇的心思表现出来,急忙掏出手机和施承勋交换了号码:

      “你直接打我电话,我不经常看手机的。”

      “现在哪儿还有人不经常看手机啊?”施承勋笑道。

      “我和萧怀珂在一起的时候就不会看。”

      这话不假,他看萧怀珂还嫌看不够呢,怎么会分心给手机?况且他大部分时间都和萧怀珂待在一起,那更是不会经常拿手机出来了。

      “那怎么会……”施承勋还想说什么,却欲言又止,一来是反应过来这话背后的意思,二来是被萧怀珂的行为惊住了——

      两人正说着话,萧怀珂忽然默默地蹲下了身子,仔细地帮张慕卿重新系了鞋带,系得紧紧的。萧怀珂的腿很长,蹲下来时膝盖微微点地,在外人看来,这就是在单膝跪地为恋人绑鞋带的视角,而那鞋的主人还很淡定地站在那儿,仿佛这举动并没有什么不妥。

      施承勋和季冥当场石化。

      张慕卿疑惑地挑挑眉:“鞋带又没开。”

      萧怀珂又仔细帮他系了另一边,才站起来说:“准备到我们了,帮你绑紧些,待会儿你可注意点脚下安全。”那声音极其温柔,表情却一脸正常。

      季冥心里藏不住什么想法,直接说:“你、你们……居然互相帮忙绑鞋带吗?”

      “不……”张慕卿刚想说这是第一次,还想问有什么不妥,一个音节还没发完,萧怀珂就截断了他的话,说:

      “是啊。”理直气壮。

      张慕卿实力懵圈中,只是瞧见施承勋和季冥两人奇奇怪怪的表情,又见萧怀珂和他挨近了几分。萧怀珂望着两人,那眼神表面上看上去是挺和善的,却隐隐带着一种……啧,怎么说呢?

      就像一条狗将其他狗赶出自己的领地那样?

      也难怪张慕卿会在脑海里冒出这个联想,因为施承勋和季冥见状,连忙三两句话后就找了借口开溜,可不就是打不过嘛,而萧某人,还十分“友善”地目送着两人的背影走远,仿佛在说:

      慢走不送,下次可要认得这人是我的专属!

      他收住视线,就撞上张慕卿的欲言又止的目光:

      “干嘛?”

      “绑鞋带……在现代人这里寓意着什么吗?”你好像别有用心……

      “没有啊,很正常的。你看,小姐妹们之间也互相绑鞋带的嘛!”说着,萧怀珂指了指不远处的某个女团,刚好有个姑娘帮另一个姑娘绑鞋带,也是膝盖点地。

      “可你刚才跪下了诶……”男儿膝下有黄金,怎么着都不会轻易跪吧?

      “她不也跪了嘛?”萧怀珂再次将话头指向某不知名女团成员。

      “她那是腿长。”

      “我也腿长。”萧怀珂说着,又怕张慕卿不信,连忙抬起自己的大长腿,激动得当场来了个劈叉,两股颤颤,跟装了个马达似的,“诶,你去哪儿?”他好不容易蹲下来,张慕卿却摇着头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