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营业对象他变了 第93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“这里面有这位练习生的验伤证明!清清楚楚!”胡夫人震怒,“胡献丞,你不要脸!胁迫他人和你发生关系,对婚姻不忠,肆意践踏练习生的人格尊严,畜生不如!”

      “你疯了!”

      胡夫人和胡献丞一人一句来回吵着,越吵越激动,胡献丞急红眼,跑向讲台,一副要把胡夫人拉下来的架势。而众人还在为方才的爆炸性信息感到震撼,久久没能反应过来。

      眼见胡献丞疯狗一样的身影,在角落站着的萧怀珂登时迈开腿跑了出去要拦,张慕卿见他身影闪出,也反应过来,也撒开腿跑。

      只是两人站在门口边,离讲台实在太远,萧怀珂反应再迅速,也没赶得及,胡献丞已经上了台,手伸长,就要把胡夫人活生生拖下台,张慕卿见状,脚下一个急刹车,顺手抢过身边某位摄像师的三脚架,扬手将它精准地击到胡献丞头部。

      胡献丞被这天降的三脚架打了,一个踉跄,脸朝着台阶砸去,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。

      众人顺着三脚架来的轨迹看去,见张慕卿站在后方,又是一片哗然,无数镜头瞬间对准了素面朝天的张慕卿。

      萧怀珂不敢耽误,冲上台将胡夫人护在了身后,居高临下地看着胡献丞。

      张慕卿也顾不上自己对镜头的害怕,眼见胡献丞已经站起身来,还想扑向萧怀珂,他的眼神霎时起了杀机,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前,一脚踏上台,挡在了萧怀珂面前。

      萧怀珂看见他的身影闯入,提心吊胆地拉着他,想把他拉回到自己身后,与此同时,胡献丞的拳头已经挥了过来。

      张慕卿负手而立,一个帅气的扬腿,毫不留情地撞上胡献丞的手臂,这一击用了极大的力气,带到胡献丞如抛物线般向着台下飞出,重重地摔在地上,抱着那条手臂痛苦地大叫。

      闪光灯不间断地亮着,连成一大片打在台上,将张慕卿那狠绝的、骇人的眼神疯狂储存。

      胡献丞吃痛不已,好不容易撑开眼皮看清刚才袭击他的人,大叫:“又是你,张力!你也敢出来!”

      “我为什么不敢?”

      “呸!婊子!你是忘记你撅高屁股求我操的骚样了?!连我你都敢打!”

      胡献丞疼得龇牙咧嘴,众人再度震惊,没想到原来受害者在这里,看向张慕卿的眼神也都多了一丝暧昧,只是没想到预想中的尴尬和难堪没有出现在张慕卿脸上,取而代之的是傲慢和睥睨天下的狠绝。

      张慕卿挑起一抹杀人剜骨的冷笑,道:

      “那你是忘记那天在卫生间,你非礼我被我打得你那根小细针从此不举的下贱样儿了?”

      “贱货,还真以为自己有金箍棒呢,四处去祸害年轻人是吧?”

      张慕卿身姿挺拔,语气轻蔑,他一边说着,一边迈着修长的腿,缓缓向胡献丞走去。

      “放着那么漂亮的老婆不好好疼着,贱不贱呐?”

      张慕卿在胡献丞面前停下,俯身抓着胡献丞的头发拎起他,两道清秀的眉毛一竖:

      “不是说我有暴力倾向吗?!那就让你看看,我暴力起来,到底是什么样儿!”

      说着,张慕卿已经扬手,眼看着就要落下一记耳光,众人都在等那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,谁知张慕卿的手到了胡献丞脸颊边又停下了。

      胡献丞呼吸一顿。

      张慕卿往下扯了扯嘴角,笑笑:“这么多镜头对着,还是不教坏未成年人了,反正你已经被净身出户,以后的命只会更贱,多的是被人踩在脚下的机会。”

      萧怀珂见张慕卿直起了身子,这才偷偷地松了口气,高大的身影一动不动地替胡夫人挡住了镜头。

      张慕卿清了清嗓子,换上一副还算温和的表情,对着记者说:“你们还不散吗?”

      听到他这句话,记者们才从刚才那一场大戏中恢复理智,纷纷动了起来,P社的工作人员也回过神来,立马进行收尾工作。

      两队保安急忙上前把胡献丞架了出去,胡献丞还想挣扎,一边嚎叫着要和胡夫人说清楚,一边怒骂张慕卿。

      张慕卿毫不介意那用语有多么肮脏下流,反正骂的是张力,不是他张慕卿,转身和萧怀珂,连带几个P社的工作人员一起,护送着胡夫人回去。

      潜规则虽然不太光彩,但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丑闻了,杨帆的动作十分迅速,没等大家在潜规则这块做文章,他就把“误会了张力”、“张力英雄救美”等热搜安排上。

      等到张慕卿和萧怀珂回到宿舍,成员们还给他们放了礼花,热烈地将两人迎进了家门。

      安晨星和孙浩俊笑中带泪:“太好了!太好了!大哥今天实在是太帅了!”

      “王者气质拿捏得死死的!”

      “我看到现场视频时都觉得害怕,大哥和忙内太勇了!”

      “幸好你们两个没受伤!”

      张慕卿和弟弟们一一拥抱,听着大家说的话,低垂着头,费了半天劲才把眼泪憋了回去。

      崔炫月又问:“不过,为什么你们两个会在?那里明明是P社新团发布的现场啊。”

      萧怀珂斟酌了一下语言,说:“是胡夫人邀请的。”

      张慕卿惊讶:“你到底和胡夫人说了什么?”

      萧怀珂瞟了他一眼,道:“没什么,就是把我知道的老实告诉她。大家只知道胡献丞是P社社长,实际上,胡夫人才是话事人,艺人项目还得经过她的首肯的,胡献丞拿着出道和给资源的借口,骗了不少人,这是胡老先生最忌讳的。”

      “可是胡夫人很少露面,你又是怎么找上她的?”裴均问。

      “托了洪老师的福。洪老师和胡夫人是世交了,帮了我很大的忙。”

      张慕卿疑惑:“你喝醉那晚,就是去找胡夫人吗?”

      “当然不是,我是托以前认识的练习生哥……”萧怀珂生硬地把另一个“哥”字吞了回去,“找了几个……对这事儿比较了解的练习生。”

      “那那封信呢?是真的吗?”

      “真的,有个大哥,被胡献丞害……害死了,这是他的绝笔信。”萧怀珂语气沉痛,想来应该是去找人家家人的时候,听到了更多的故事。

      “忙内,你可真勇,杨哥和李社长都没敢对胡献丞怎么样呢!”

      “老师和杨哥也帮了很大的忙,他们也很辛苦地奔波,只是没和大家说而已。对不起,这段时间害大家那么辛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