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黑莲花失忆变甜后 第11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次日一早,不用姜茶提及,阿水率先提出要去半山腰查看陷阱。

      江醒哭笑不得,就不论半山腰难以捕到猎物,就算能,这才一天不到哪里就那么好运有猎物中招。

      但他似乎不喜扼杀孩子的天真烂漫,揉着阿水的头顶道:“那便去吧。”随即又问向其他满眼期许的孩子,“还有谁想去的,都可一起。”

      这下可是炸了锅,除了三个行动不便的,都跃跃欲试。

      江醒笑容深了些,消瘦的面容越发柔和,“那就都去。”

      年纪最小的阿云欣喜过后却选择留下来,“老师,我太小,爬山不行,想留下来照看云草姐姐他们。”

      她才五岁半。

      另一个七岁的女孩翠翠也按下激动,拉着阿云的手,“我也留下来。”

      书塾七个孩子,其实只有四个是江醒巧遇收留的。十二岁的云草、周石,以及七岁大的晓峰、翠翠。双腿残疾的栓子是被家人趁夜丢弃在书塾门口的,而阿水和阿云两兄妹是听闻江醒事迹后自己找上门的。

      难怪被人说傻。

      最终去小青山的有四人,江醒、姜茶,阿水和晓峰。

      阿水跟晓峰走在前,说着昨天姜茶抓蛇的‘英勇事迹’。晓峰听得激动,回头看姜茶,满脸崇拜,“阿茶姐姐,你好厉害啊,那么大的蛇你都不怕!”

      晓峰双手比出碗口大个圈,似乎在他的想象中,姜茶抓的不是大青蛇而是快成精的大蟒蛇。

      “阿茶姐姐还敢吃蛇呢!”阿水又补充一句。

      晓峰的双眼瞪成了铜铃。

      姜茶成了晓峰的偶像。

      两个年岁相当的孩子话题总是不断,现在又开始猜测中陷阱的是什么猎物。奇怪的是,这俩都不往寻常的猜,提及的都是什么老虎啊,黑熊啊,大灰狼啊,豹子啊什么的。

      姜茶听得发笑,琢磨着这俩孩子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。就这小青山,能有野猪就不错了,还老虎黑熊呢。

      江醒似乎看透了姜茶的心思,“他们还是孩子呢,想法天马行空是正常的。”

      “我不是孩子了。”姜茶不忘任务。她要让江醒信耐她,愿意把她带身边。

      江醒轻揉姜茶发顶,又把姜茶耳边散乱的耳发顺到耳后,“并不是只有孩子才需要保持童心。老师希望你不论是现在还是以后,都能坚守住一份纯真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?”姜茶往旁边一侧,离江醒远一点。

      “我也不知道。这是别人告诉我的,但我觉得很有道理。”

      姜茶:“……”

      这很江醒。

      “那是一个老乞丐。”江醒提及那人,没忍住带了笑,一种很放松的、很纯粹的笑,“一个活得比富贵人还要自在幸福的老乞丐,我问他为什么过得这么开心,他说他一直坚守着一份童真。”

      姜茶:看来这天底下真的有‘穷开心’这么回事。

      “现在看着他们,我大概明白了。”江醒目光落在前方勾肩搭背的两个孩子身上,“日子很苦,但他们总是能找到快乐。我们应该向他们学习不是吗?”

      姜茶:“……”

      这就是她讨厌读书人的原因,动不动就说教。

      -

      检查的第一个陷阱,里面有只鸡。

      “老师,阿茶姐姐,里面有只大肥鸡诶!”晓峰激动得不行,挥手冲落在后面的两人喊。

      江醒顿了顿,大步上前往坑里探,见着坑下瑟缩在角落的野山鸡,颇有几分难以置信,“真有会迷路的啊。”

      第二个陷阱空的,第三个陷阱,里面有两只野兔。

      江醒这次没落后,他站在坑边冲落后的姜茶招手,“阿茶,两只肥兔子。”

      江醒笑容很深,那双被雪藏了的桃花眼都笑得弯了起来。他那一层不变的温和因此带了明亮的颜色,就仿佛波纹叠起的湖面被投下清晨明媚温暖的阳光。整个湖面活了,整个江醒活了。

      姜茶看得有些愣。

      江醒把老乞丐的话贯彻到了底。他是真的坚守住了一份童真,不,或许有两份。

      经过商量,他们将两只野兔拿去镇上换银钱买米面粮食,野山鸡则留下改善伙食。

      两只野兔以五百铜钱卖给了镇上的一家酒楼。酒楼老板是个畅快的,不屑占穷书生的便宜,价格给得公道合理,甚至跟江醒约好若是再抓了野味,就直接送来,他有多少收多少。

      江醒率先去粮站买大米和面粉。姜茶建议江醒别买太多,留些银钱去药铺买些可用于药膳的药材,再买些做菜用的调味料。起初江醒有些犹豫,药材倒也罢了,像葱姜蒜、辣椒花椒等调味料于他们而言多少有些奢侈了。

      姜茶能理解,但绝不在此事上妥协,“老师,既然是改善伙食,就索性彻底一点嘛。我们也不用买太多,只够今天用就好,花不了多少铜钱。等以后陷阱抓了野猪卖了更多的银子我们再多买些米粮屯着。”

      “你也相信能捕到野猪?”几日相处,江醒已看出她比书塾其他孩子都要成熟理智,甚至比过比她年岁大的周石、云草。

      “当然相信。”姜茶目露憧憬,“不过一日就抓到一只山鸡两只野兔,那我还有什么不敢想。说不定还有阿水晓峰说的老虎黑熊呢。”

      才怪!

      江醒摇头失笑,但也听了姜茶的买了些调味料回去。

      回到书塾,姜茶就直接钻进厨房。她拎着野山鸡掂量掂量。哟,足有五六斤重呢。

      山鸡如此肥硕,那就做个全鸡宴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