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黑莲花失忆变甜后 第42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  作者有话要说:

      阿茶:要不你拜我为师吧?

      江醒:原来是你想当我爹?感谢在2021-06-13 23:19:52~2021-06-15 20:07: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     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Yo 5瓶;

    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  第30章

      芗城之后,总是跟在姜茶他们身后的尾巴不见了,很奇怪。

      为什么蛇卫能跟他们一路?因为他们总是会留下一个暗卫远远盯着他们,从不参与追杀,甚至从不露面,只负责追踪两人、通报消息。

      姜茶曾察觉过此人,但对方轻功比她好,她抓不住,这才导致蛇卫跟狗皮膏药一样甩不掉。

      现在那个暗卫不见了,结果是他们接下来两个月都平安无事。

      他们辗转到青州落脚。青州是一个港口城市,人口流动大,来往人员复杂,最适合藏身。

      在这里,他们的身份是一对来青州寻出路的兄妹,在鱼龙混杂的海口街租了一处小院子,哥哥平时给书坊抄书挣家用,妹妹在家负责家务,如同万千普通百姓一样。

      青州富庶,属于那种倒一棵树就能压死几个富绅的贸易中心城镇。姜茶本想随便找个冤大头偷上一笔,舒舒服服地过余下的几个月,可江醒不许。

      姜茶倒是无所谓,她对衣食住行没有要求,山珍海味能吃,吃糠咽菜也可,金丝楠木雕花床能睡,天为被地为床也可以睡得很香。江醒愿意吃苦,那就吃吧。

      如往常一样,江醒一大早就抱着抄写好的佛经前往隔壁街的书坊。以往他都是抄书,后来书坊老板看中他的字,把他推荐给一个富家小姐抄佛经,一来二去已经抄了七八卷,跟富家小姐也算熟识了。

      姜茶曾打趣江醒,说那小姐对他有意思。江醒会识人岂会不知,他只当不戳破就不存在,毕竟富家小姐给的酬金足够丰厚。

      江醒到书坊时,富家小姐已经在了,她亲自从江醒手里接过佛经,“祖母很是喜欢公子的字,说见字如见人,想必公子是个才华横溢学识丰富的,就命我询问公子是否愿意入府给家中几个小辈当启蒙先生。”

      “老人家谬赞了,实不相瞒,我的才华只限于写一手字,连一副对联都做不出。”江醒说这话不带半点自惭形秽。

      富家小姐哪里信,只当江醒是推脱,又道,“公子不必自谦,若是公子愿意教导家中子侄,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提。”

      “并非过谦,”江醒笑笑,淡然从容,“我若真是才华横溢又怎会只抄书挣家用。”

      富家小姐哑然。她不是没想过缘由,却怎么也想不到江醒只会写一手字上去。

      “家中还有事,小生先行告辞。”江醒收了酬金,又找老板领了新的要抄写的书。

      富家小姐似有不甘,快步追上去,谁知脚下踩了裙角,整个人一倒,朝着江醒的后背扑过去。

      江醒听着身后的惊呼,连忙侧身,眼睁睁看着富家小姐摔趴在地上。

      “你,你这个人怎么这样?!”富家小姐的丫环把人扶起来,气愤地质问江醒。

      她刚才看得真真的,自家小姐下意识去攀附江醒,结果他不伸手帮衬一把就算了,还跟躲避瘟疫一样往后一缩。

      江醒脸色有点白,后背估计都起了一层薄汗,吓的。

      差点就碰到了!

      富家小姐摔得有点疼,膝盖大概是脱皮了。她忍着眼泪制止丫环,“不关公子的事,是我自己没站稳。公子,丫环不懂事,还请见谅。”

      “无碍,小姐回吧。”江醒虚惊一场,也不解释,只怕越是解释越是麻烦,最好让那富家小姐以为他没有君子风度。

      这下富家小姐的眼泪是真止不住了,泪眼婆娑地看着江醒。

      江醒……江醒他假装没看见,转身就走。

      转过街头,江醒看见姜茶笑眯眯地在不远处站着,神色意味深长。

      “老师,我觉得那姑娘挺不错的,温柔可人、知书达礼,关键是家里有钱啊。要不,你就从了她?”

      江醒一个脑瓜崩弹在姜茶额头上,“没大没小,就知道打趣老师。”

      “哎呀!”姜茶捂着额头,同江醒一路往家走,“那姑娘长得是一般了些,不过也没关系,容貌不代表一切,不要以貌取人嘛。”

      “我怎么记得你拒绝隔壁那小子就是嫌对方长得丑。”

      江醒提到的小子,是他们租住的院子附近的邻居。那小子看上了姜茶,有意无意示好,可惜还没表明心意呢,就被姜茶故意的一句‘你长得太丑了’给拒绝了。

      “我跟你能一样吗?你是老师,不是俗人,我是俗人啊,我就喜欢长得好看的。”姜茶也不害臊,“我就不说找这世上最好看的,也得找个比你好看的吧,要不我接受不了这个落差。”

      江醒完全摆脱了‘瘦’这个字,加之这两个月跟着姜茶学箭和一些简单的可以强身健体的武功,他整个人变得精神了,那被雪藏三年的英俊容貌再次展露出来,男女老少通吃。

      后来还是姜茶看不下去,特意给江醒化了妆,皮肤往黑了画,眼睛往小了画,脸盘子往大了画,就这样还不是吸引到了那富家小姐。

      江醒耳朵尖一红。

      “我也不是打趣你,你总是要停在一处地方生根发芽的,我看青州就挺不错的。”

      江醒注意到了她话里的‘你’而非‘我们’。他不动声色,心里却有些难过。

      他身份特殊被人追杀,阿茶离开是最好的,为此他还特意从阿茶身边逃跑过几次,只是失败了而已。

      现在想到有一天阿茶真的会离开,他又忍不住不舍。

      他给自己取名江醒,在平安村当先生,收留无处可去的孩子,就是为了跟人产生联系。现在,他曾经努力找寻、维系的联系,只剩下姜茶一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