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黑莲花失忆变甜后 第47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江醒可笑不出来。

      “后来嘛,魑九逃了出来,他娘则死在了那里,至于怎么逃的他娘又是怎么死的就不清楚了,不过有传言说他娘是被他亲手杀的。”

      “再后来,魑九进了四鬼堂当了杀手,他从四鬼堂出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去灭了他爹满门。先是让他爹看着他折磨死心爱的女人,再折磨死他的女儿,最后才折磨死他爹。”

      “我觉得吧,这个魑九脑子有点不正常。且不论他爱灭人满门鸡犬不留,他还特别喜欢去青楼,去了青楼也不要姑娘不看歌舞,只要两壶酒,喝完就走。你说怪不怪?”

    第34章

      “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”姜茶啧了一声,“难怪魑九喜欢鸡犬不留,或者说是习惯鸡犬不留。”

    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    方择不懂姜茶为什么这么感慨,江醒却懂。

      想想,如果魑九的娘没有留那女人一命,魑九的爹没有留魑九和他娘一命,那么结局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    “你不觉得魑九很惨吗?”方择问姜茶。

      “惨?有我缺银子花惨吗?”别说同情心了,姜茶就是好心肠都没有,一丝丝都没有。

      “鹅鹅鹅鹅鹅!”方择捧腹笑出了鹅叫声,“你太有意思了,跟我以前认识的那些姑娘都不一样,她们就爱惺惺作态,我最看不惯了。”

      说来好笑,姜茶吸引他注意的地方,正是码头那干脆的一摔和那嫌弃的表情。

      “他少时的遭遇再凄惨,都不是后来滥杀无辜的理由。”江醒也赞同姜茶的看法。他不提倡以德报怨,更不赞同迁怒旁人。

      “我爹也是这么说的。”方择提起他爹又苦了脸,“哎,希望我能早日找到魑九的行踪,这没钱的日子真难过啊。”

      姜茶却在想,魑九可千万别再出现她眼前了,她可没有把握从魑九手下逃三次。

      -

      姜茶一共做了五个菜:酸萝卜老鸭汤、辣子鸡、红烧鸡块、三色藕丁、南瓜煲。

      菜品普通并不新奇,这让吃惯山珍海味的方择有些嫌弃,他不敢表露出来,先尝了尝让自己放弃原则的辣子鸡。

      鸡肉经过油炸和辣椒一起翻炒,色泽变得棕红油亮,极为诱人。方择夹了一块入口,舌尖首先感受到的是浓度适宜的麻和辣,轻轻一咬,外焦里嫩的鸡肉炸裂来,咸鲜醇香,还带着一丝丝甜。

      这一丝丝甜,让麻辣的口感更加柔和,和鸡肉的香味融合一起,如同万千烟火齐齐绽放的盛宴。

      点睛之笔!

      方择没急着评价,又尝尝其他几道菜,才对姜茶竖拇指,“厉害!”

      小小年纪,做菜却很老道,不得不佩服。

      这一餐属方择吃得最多,对上姜茶嫌弃的眼神,他尴尬地捂着发撑的肚子,“为了表示对你厨艺的尊重,我肯定得多吃点啊。”

      “那可真是委屈你了。”

      “不委屈不委屈。”方择帮着江醒收拾碗筷。

      “你不是要找魑九么?”姜茶看他碍眼。

      “是啊。”

      “那还不快滚。”

      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收了银子就翻脸不认人了。”方择表示很受伤,“好歹我们也算是有共进一餐的友谊了嘛。”

      “不好意思,那是公平交易。”

      方择脸皮已经厚到了常人无法企及的境界,他当没听见,“你看我们这么投机,要不结拜兄妹吧?”

      “就你?还想当我哥?”姜茶连头发丝儿都散发着一股子嫌弃味儿。

      “咳,虽然我武功比不上你,但是我有钱啊!”

      江醒、姜茶:“……”

      这话倒是没错。

      方择拍着胸脯保证,“你要是做我妹妹,零花钱分你一半!你呢,就偶尔做个菜给我吃吃就行。”

      “她有哥哥。”江醒声音有些冷了,“慢走,不送。”

      “哎呀,别生气嘛,她有哥哥,你没有弟弟呀,我们结拜也行!”

      江醒,江醒第一次有了动手打人的冲动。

      方择到底还是被打出去的。姜茶打的,打完之后还言语威胁:有多远滚多远,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。

      “就没见过你们这么冷血无情的人!”方择捂着只剩几块碎银子的钱袋子,想哭。

      老爹,我想回家,外面的江湖太险恶了,呜呜呜!

      一直以来,姜茶负责做饭,江醒负责洗碗,今天也不例外。

      姜茶倚着厨房门,看着江醒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油污中穿梭。

      这一只碗,江醒已经来回反复洗了三四次了。

      “在想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