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黑莲花失忆变甜后 第59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她闭上眼,能听到江醒均匀的呼吸声,能闻到江醒身上的中药味。

      嗯,很安心。

      第二天一早,江醒醒来时发现姜茶挨着他睡着,胳膊挨着胳膊,哪怕中间隔了薄被,他还是能感觉到对方的温度。

      他像个看自家睡姿不好孩子的老父亲,笑得无奈又宠溺,先给姜茶掖了掖被子,自己又往旁边挪了挪。

      本该睡着的姜茶跟着挪了挪。

      江醒再往旁边挪了挪。姜茶跟着再挪了挪。

      江醒轻声叹气,“阿茶,别闹。”

      姜茶睁开眼,她翻身趴着,一双胳膊撑起上半身,手掌抵着下巴,笑吟吟地跟他打招呼,“早啊,老师。”

      “早。”江醒小心活动身体,找到合适的用力点起身,刚起到一半,赫然听到姜茶说了一句话,“你,说什么?”

      “我喜欢你啊老师,女人对男人的那种喜欢。”银子都不会存一分的姜茶,怎么可能存着小心思。

      银子今日不花,明日或许就没命花了。喜欢他不告诉他,或许他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了。

      江醒摔躺回去,顾不得牵扯到伤口的疼,震惊地看着姜茶,“你,认真的?”

      “当然。”姜茶依旧笑吟吟的,“你不必紧张,也不必给任何回应,我只是告诉你、让你知道而已。”

      反正我们又不可能在一起。

      江醒:“……”

      说得轻松!她这是要他还用平常的心态对她,怎么可能!

      他了解阿茶,知道她是认真的,对他的感情也是认真的,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问:“有没有误会的可能?”

      “哈哈哈,没有。”姜茶一点女儿家的羞涩都没有,只有一种放下心事的畅快,“老师,你以后可别再提收我为徒了,我会生气的。”

      江醒疲惫地闭上眼,双手交叠放在腹部,像之前的姜茶,一副走得很安详的样子。

      -

      大梁皇宫安容殿内,卫绯容拿着一纸书信看着。

      信是飞鸽传来的,信纸薄,字体小,她看得很仔细,一遍,两遍,三遍。

      “嬷嬷,”卫绯容面色平静无波,把纸条递给一旁侯着的中年妇女,“你帮我看看,我怎么看不明白。”

      卫绯容的声音有些颤抖,奶娘许嬷嬷看着她长大才能听出些端倪。

      许嬷嬷快速扫过纸条上的内容,心一沉。

      “上面说的什么?”卫绯容终于有些动容,她看着许嬷嬷,“三哥他,他替那女杀手挡剑?”

      许嬷嬷感觉头颅有千斤重,她点不下去。

      “哈哈哈哈!”卫绯容兀自笑了,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“三哥替那女杀手挡剑?”

      “娘娘,三殿下是中蛊失忆了。”许嬷嬷心酸,跟着抹眼泪。

      卫绯容像是没听见,自顾自说着,“我与他相识十五年,陪他度过了多少艰难困苦的岁月,我为了他众叛亲离,为了他入宫嫁给李享,而他从头到尾都只把我当作一颗用完就弃的棋子。”

      她起初是恨是怨的,后来她却发现不止她,就连被他推上皇位的李享也只是棋子,他复仇的棋子。

      她想啊,三哥这辈子活得太苦了,母妃早逝,父皇恨他,兄弟姐妹们厌恶他,他就是皇宫里的一颗流脓的毒瘤,人人都欺辱他,就是太监宫女都看不起他。这样的三哥,她可以理解可以原谅可以包容。

      她甚至卑微地想,三哥把谁都当棋子,那么她也是棋子中最特别的一颗。

      可是现在,三哥给一个杀手挡剑。

      “李享说他没有心,我不信,现在我倒宁愿他说的是对的。”

      “三殿下只是忘了。”许嬷嬷只能以此安慰卫绯容。

      “是啊,忘了。”卫绯容音容苦涩,“他把我都忘了。”

      卫绯容又陷入回忆里。涂了丹蔻的手指纤细修长,她一根根看过去,再一根根看回来,不知反复了多少次。

      “嬷嬷,去苗族的人什么时候回来?”卫绯容泪痕已干,又恢复了平静无波。

      “再有小半月就到了。”

      “让他们直接去青州。”卫绯容厌恶地剐蹭指甲上的丹蔻,“是时候让他恢复记忆了。”

      -

      姜茶开始教江醒做菜,口头的。他们现在在青州码头滞留的船上轮流藏身,当然没有条件实践教学。

      江醒很认真地学,企图通过背菜单来转移注意力。

      他从来没想过姜茶会心悦自己,在他眼里姜茶就是学生就是晚辈,而且是一个厉害的晚辈,怎么会心悦他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无用书生呢。

      他不能思考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,虽然阿茶说他不必做任何回应,但他觉得不行。

      几天过后,江醒的伤好了很多,能自行坐起来了。于是在一天早上,江醒端坐着等姜茶醒来告诉她他的回应。

      姜茶见江醒严肃,想笑又不能笑,规规矩矩地坐在江醒对面,像个乖巧听讲的孩子。

      “我想好了。”江醒才刚一说话,耳朵尖先红起来,“我决定试着,咳,试着去喜欢你。男人,对女人的那种喜欢。”

      姜茶:“??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