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黑莲花失忆变甜后 第69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姜茶把它紧紧地拽在手心,“与你无关。”

      江醒摸出一方手帕,他将手指一根根细细地擦过去,擦完后随手丢地上,“的确与我无关,是我多嘴了,见谅。”

      看似有礼,却字字透着尖酸刻薄。

      姜茶没再说话,看着地上的手帕,脸色微微发白。

      江醒走了,走得干脆利落,头也不回。

      姜茶在后面跟着他,看着他与卫绯容的人会合,看着他跟着那些人上了一艘船。

      起航的时候,江醒站在甲板上回望青州,他看到姜茶,冲她笑了笑便进了船舱,再也看不见了。

      姜茶站在码头石堤边,看着江醒的船逐渐远去消失在海水另一头,她突然觉得尘世浩荡无处可去。

      她就地坐下来,在人来人往的码头吃着早已冷透的包子和茶叶蛋,全然不顾旁人异样的目光。一屉包子六个,都有拳头大小,还有三个茶叶蛋,她全吃了。

      肚子很撑,撑得人有些难受。

      -

      逐渐远去的船上,江醒把玩着一把指宽指长的小飞刀,这是姜茶的。他用它雕人像,人像给了姜茶,这把暗器飞刀却留了下来。

      阿茶的头发和衣服都是湿漉漉的,透着海水的腥味。阿茶的胳膊上有伤,腿上也有伤,想必昨晚她又经历一番残酷的生死之斗。

      昨日找来的人告诉他,谢无涯是皇帝的人,这次为了杀他调集了十几个蛇卫的高手,还说那小杀手此去九死一生。

      江醒不信,他一定要等阿茶回来。所幸,阿茶真的活着回来了。

      小飞刀滴了血,江醒习以为常。他在怀里摸了摸,没摸到手帕,只好拿衣袖擦拭鼻血,可鼻血源源不断怎么也擦不干净。

      “三殿下。”门外有人敲门,不等江醒回话便自行开门进来。来人是这群人的领头,自称李度,他身后跟着一个全身裹在黑色斗篷里的人,凭身形判断是个男人。

      见江醒流鼻血,李度略微诧异,“三殿下,你这是……”

      “无碍。”江醒神色皆冷。

      “忘忧蛊失控的现象。”黑色斗篷声音苍老低沉,像是个垂垂老矣的老者,“被种下忘忧蛊,不仅会忘却一切前尘往事,还不能过度思考。企图回忆和思考都会引起剧烈的头疼,严重了还会七窍流血。”

      他似乎在故意解释给江醒听,“失去记忆的人,没有一个不想找回记忆的,就算有也做不到一辈子不去思考,所以忘忧蛊又叫催命蛊,中蛊者必死无疑,短则三年长则七年。看你状况,恐怕已中蛊三四年了,不解蛊顶多还有三年可活。”

      “三年,够了。”

      “三殿下,你若不配合解除蛊毒,那我们之前做的约定便不算数。”李度其实看不明白江醒。

      他是卫绯容的人,当然熟识三殿下李召,知道李召是个什么样的人,可眼前的这个人除了容貌,哪里有半点儿李召的影子。

      一个人失去记忆,难道连性格、行事风格都会改变吗?

      为了让江醒跟他走,他甚至得用姜茶的命威胁他,说姜茶跟他一起不仅会一直受皇帝的追杀,贵妃也不会放过她。他还告诉江醒,这一路他们之所以平安无事,少不了他的暗中保护,所以别以为一个十来岁的小杀手真能无法无天。

      这个曾把所有人当复仇棋子的男人,就此妥协了。

      现在他又用姜茶威胁江醒,不解蛊,那小杀手必死。

      江醒清冷冷的目光盯着李度,“我若真是你口中的三殿下李召,你如此威胁,就不怕我恢复记忆杀了你?”

      三殿下李召,江醒当然听说过。他从江边醒来、四处流浪那一年,听得最多的就是李召。

      世人都说李召天性残暴、杀人如麻,说李召是邪魔转世、没有人性,不仅杀手足兄弟,就连襁褓中的孩子都不放过,说到最后往往都会加一句,还好李召死了,这厮作恶多端天理不容,死得好!

      他怎么就成了李召了呢。

      李度还真怕,嘴上却不示弱,“属下听命办事,不惧生死。”

      江醒听着轻轻笑了笑,语气平和却透着坚定,“我是江醒,不是李召。我不会解蛊,也不会恢复记忆。”

      李度头疼,他接到的命令是带着恢复记忆的李召回京。

      “对不住了,三殿下。”李度上前,准备打晕江醒强行取出蛊虫,只是不想才踏出两步,人还未靠近江醒脚脖子就突然一疼。

      他低头一看,就见一条拇指粗的翠绿色小蛇游过脚背,爬回黑色斗篷人的斗篷之下。

      “你,你……”李度惊骇不已,然而小蛇的毒性太过强悍,他只来得吐出两个字就倒地口吐白沫,几个呼吸后就没了气息。

      江醒警戒来人,“你又是谁,想做什么?”

      那人取下斗篷帽子,露出一张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的脸。男人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,一双同江醒几乎一模一样的桃花眼。

      “我是你舅舅,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  作者有话要说:

      不会虐不会虐不会虐,重要的事说三遍!

    第51章

      在脱力受伤、跳海、湿身吹一夜冷风之后,姜茶成功得了风寒,忽冷忽热,关节酸痛,脑子发懵。

      她好些年没生病了。

      姜茶躺在医馆的小床上,瞪着眼睛看顶上的房梁,听着给她包扎伤口的大夫絮絮叨叨,说什么小姑娘不能任性,衣裳湿了得及时更换,不然寒气入体伤身体,还说不要仗着年轻就不当回事,有些病年轻时感觉不到,到了老了就有罪受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