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目录
  • 黑莲花失忆变甜后 第89章
  • 下载
  •   江醒听见姜茶的笑声更觉气闷,第三次质问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他是谁,他是杀伐决断冷血无情的李召,李召怎么可能去迎合他人,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。

      江醒气自己气笑了,他是糊涂了,糊涂得忘记自己是谁。他停下脚步,不在向前,更不想去看前面有说有笑十分和谐的两人。

      “祭司大人?”跟着他保护他的丛山见他不动,面露疑惑。

      “回去。”江醒转身就要走,耳侧陡然传来姜茶带着笑的声音。

      “回哪里去?”

      江醒来不及反应,就觉得腰上一紧,整个人忽地腾空而起,脚下生风朝着不远处的山头掠去。

      是姜茶搂住他的腰带着他施展轻功飞了起来,一如当年逃命时。

      两人转瞬越过容徕,容徕大叫着等等我,施展轻功跟了上去,只小半盏茶时间三人就到了山顶。

      到了山顶,不等江醒愤而出声,姜茶就先一步松开他,并退后两步笑得一脸无害,“我看老师你走累了,就索性带你一程。”

      江醒红着耳朵尖,斜睨姜茶一眼,甩袖不理她。

      站在山顶,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弯不深却长的山谷,谷底躺着一汪溪水,溪水两旁是足以让人眼花缭乱的花丛。

      一丛丛一簇簇的山花像潮水从他们脚下蔓延到视野尽头,或浓或淡的花香糅合在一起,并不觉得难闻,反而因为香味太过复杂而透着新奇和神秘。

      有蝴蝶在花丛中飞舞,忽上忽下忽远忽近,甚是惬意,衬得这片山谷越发宁静幽然。

      这山谷美则美矣,只是细看又觉得奇怪,山花开得过分浓密,一朵挨着一朵,几乎看不见多少绿叶和缝隙,且花朵几乎都在颤动,一开一合,仿佛活物在呼吸。

      姜茶眼力极佳,多看几眼便发现了其中奥秘。

      容徕见姜茶面露了然的神色,不再卖关子,摸出骨哨,“看好了。”

      哨声突起,是姜茶熟悉的《惊阵》,只是与她所学的有些许不同。诡谲的哨声荡开在山谷,充斥每一个角落。

      那些花朵颤动得更加厉害了,随着哨声忽然变得尖利,只听得噗噗声乍起,数以万计的花朵如同烟火般轰然炸开,五颜六色的花瓣弥漫着整个山谷。

      那是停滞在花朵上的蝴蝶,品种杂多,颜色各异。

      蝴蝶太多了,当它们一起翩然起飞,转瞬就把整个山谷给盖住了,它们好似一片五颜六色的雾,飘然轻盈,无处不在。

      姜茶和江醒都没忍住深吸一口气,这铺天盖地的蝴蝶盛景还是他们第一次见,尤其是站在高处将一切一览无遗的时候,让人心胸都不免宽广起来。

      容徕的哨声不停,越发的急促锐利起来,哨声如同一支利箭破空而去,紧接着山谷之中传来‘呼呼’之声,像是有庞然大物振翅而飞。

      姜茶定睛看向声音来源处,只见一只硕大的蓝色蝴蝶从花丛中飞起,带起无数的花瓣和花粉追随其后,美好得像孩子天马行空的奇幻梦境。

      蝴蝶很大,头身足有成年男子大小,双翅展开大有铺天盖地之感。硕大的翅膀每挥动一下,就带起一股劲风,将周围的小蝴蝶扇飞出去老远,山谷里的花丛也都跟着遭殃,歪了花枝脱了花瓣,洋洋洒洒地又是一片。

      如果说刚才是吃惊,那现在姜茶就是惊愕了。她还是第一次见,甚至是第一次知道这世上能有、会有这么大的蝴蝶。

      容徕停了哨声,“怎么样,震撼吧?我第一次见着吓了一跳,只当是蝴蝶成精了。”

      江醒也看得愣神,“这是小盘寨的蛊王?”

      很久之前,苗地中大点的养蛊寨子,都喜好把寨中最厉害的蛊虫称之为蛊王,用以显示实力,这一习惯发展到后来,成了专门培养蛊王,哪怕为此付出全寨大部分养蛊资源。

      “不是。这只蝶一开始的确是打算培养成蛊王的,可惜后力不足,个子长了不少,毒性却不见长。本来它应该被淘汰用来喂养其他蛊虫的,可小盘寨的人又觉得可以留下来忽悠外寨人。”容徕耸肩,“至少一开始我是被忽悠到了。”

      姜茶面露失望,“可惜了。”

      容徕不知道她在可惜什么,“怎么?你也觉得它没炼成蛊王很可惜?”

      “可惜它有毒,否则我就可以踩着它的背翱翔天际。”姜茶似乎在想象那个画面和感觉,“估计会一生难忘。”

      容徕眼神一亮,“其实也不是不可以。”他献宝似的摸出一个瓷瓶,“这是爹给表哥特制的解毒丸,现在表哥的忘忧蛊解了,也用不上了,我就带着了。这蝴蝶的毒性不强,只要别吸入太多鳞粉,吃这个就能管一刻钟。”

      他拔了瓶塞,倒出一颗递给姜茶。

      “还有吗?”

      容徕又倒出一颗。

      姜茶自行吃了一颗,另一颗给塞江醒嘴里了。她动作太快,以至于刚提起防备的江醒防不胜防。

      “老师,我带你飞呀,哈哈哈。”姜茶笑声明朗,径直揽住江醒的腰从山顶一跃而下,几个接力之后,踩上蝴蝶的后背。

    第68章

      蝴蝶被人突然踩了后背,受了惊,身子猛然往下一沉,随即开始上下乱窜。

      姜茶身手敏捷,哪怕是带着江醒,也能稳稳地不被蝴蝶甩下去,只是难免颠簸。

      江醒有些恼,姜茶对他这种‘动手动脚’的行为搁在以前就是作死,而现在……打不过,不提也罢。

      他此刻被姜茶一手揽着,站在几近发狂的蝴蝶背上,以目前的高度摔下去必死无疑,然而他却不觉丝毫恐惧与慌乱,甚至配合地取下骨笛,以笛声安抚蝴蝶,并操控蝴蝶腾空而起,升至高空。

      立于高处,所见的风景自然不同。

      高低起伏的山林一望无垠,像一汪深绿色的波涛汹涌的海,站得高了,毫无遮挡的山风也如同海风凌冽,风中本属于山林的清新更加沁人心脾,让人身处炎炎烈日之下也不觉烦热。

      江醒情不自禁深呼吸,只觉得一股清凉从鼻腔入喉传遍全身。

      大约是受此情此景的影响,江醒有种豁然开朗之感。

      李召是他,江醒是他。他是李召,也是江醒,既如此又何必钻牛角尖分得那么清,他甚至可以不是李召,也不是江醒,而是一个全新的人。